韩老司令

    这一顿饭吃得有惊无险。

    这有点出乎越意料他本来已经做心理准备了如果楚慈在餐桌上当面对他发难话他就把人一扛直接回家等以后再跟司夫妇解释。

    谁道整吃饭过程中楚慈都表现得无可挑剔。虽然他还不多话但只要老司问了他都立刻很有礼貌回答表现出半点不清不愿样子来。

    甚至当司夫人笑眯眯问你俩谁先追谁呀这问题候越差点以为楚慈会当场掀桌而起谁道楚慈只顿了一随即淡淡道:记不清了。

    越松了口气还来得及擦擦冷汗就只见老司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目光极其责备。

    总体来说这顿饭比较沉闷但非常安全发生什么冒火星子事情。吃完饭后司夫人有点倦意上来说要去小睡一会儿。她刚离开餐桌就只见老爷子站起身冷冷瞥了越一眼:你来我书房一趟现在!

    强夫妇都一声不吭只当自己不存在。

    越迟疑了一看了楚慈一眼。楚慈正低头喝茶连眼角都施给他。

    老爷子你当着人面给我摆威风啊越打着哈哈抱怨了一句一看老司脸色立刻立正站直:行行行我这就去这就去啊。@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老司道越现在满心都餐厅里小情人儿一直到书房里坐越还一脸心神不定样子。

    老司一拍桌:你想什么呢?!

    越倒抽一口凉气正色道:想楚慈。

    你想人家人家想你吗?

    越僵了一笑起来:老爷子您这样说就意思了人家当然不想我但他想不想又关我什么事呢?我又不求他爱我我就指望跟他过日子亲亲热热过一辈子这不很简单事情吗?一年才三百六十五天十年才三千多天几十年功夫一眨眼就过去了哪有什么难呀

    老司哼笑一声问:你真觉得什么难?

    怎么?越迟疑了一爸你不会今天又要给我来什么思想道德教育吧?

    老子教育你都用你早就长偏了。越啊你真老司顿了顿随即重重叹了口气:你以为我看到你跟男人混在一起就觉得伤风败俗了就觉得你这样做不对了还想跟你妈两处心积虑拆散你们不这样?越我告诉你你愿意跟谁过一辈子就跟谁过一辈子男女我都他娘不关心。你老子我打过仗杀过人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到老了只求儿女平安。只要你跟人家都两厢情愿你们爱过多久过多久!做父母总希望孩子幸福不希望孩子长大了反而恨上父母了!你说不这样?

    越迟疑着点点头说:我还以为你要止我

    我确实要止你。

    越一惊只听老司打断了他问:你还记得你郭叔吗?就以经常来咱们家还跟你妈对桌打麻将那?

    记得啊年不去世了吗?

    你不道他一辈子成家?

    越摇摇头。他从十八岁起就很少回家了家里一些老友老关系他也不大交往很多熟人都只存在于印象里其他之甚少。

    我跟你郭叔叔曾经一起在越南打仗我师长他政委场上过命交情。他早年刚参军候我们也一起他跟我们团一友上了两人真得真能为对方去死那种。

    老司停顿了一似乎有些难过。

    我还记得那友长什么模样真周正得很笑起来特别爽快那候部队纪律严我还经常给他们打掩护他就请我抽烟飞马牌卷烟三毛钱一包

    越想问后来怎么样了但他心里隐约能猜到那位郭叔后来一辈子成家开追悼会候连亲属都有八成当年友后来出事了。@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本来以为他俩能一辈子去。当中印争就要爆发了局势紧张得很谁都不道一旦争爆发我们当中会有多少人死沙场又有多少人能幸存来。我当就想着人这一辈子也就短短几十年要能在活着候找自己真心喜欢人哪怕只在一起过一天就算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越忍不住问:当你们驻守在西藏吧?

    西藏山南克节朗河谷我那友就死在那里。

    @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有心理准备听到候越还沉默了一心里微微有些沉。

    当老郭很伤心很伤心。后来他就一辈子结婚组织上给他介绍对象他也都回绝了还去找熟人开了张身体有病不能生孩子假证明。别人都说他不想耽误人家闺女但我跟他几十年老友了只有我道他忘记当年死去爱人。

    老司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吸了口气:——越你现在口口声声跟我说你有多喜欢人家你要跟人家过一辈子。但你不道一辈子太长有很多你完全预料不到事情在边等着你。你永远也不能断言他就能跟你白头到老你能把握住只不过今天当而已。

    这我道我会珍惜越脑子有点乱忍不住烦躁抓了抓头发。

    但愿你真道珍惜。老司重重叹了口气说:但愿你不要有一天失去了才道后悔。

    楼餐厅里气氛有点沉闷虽然看上去所有人都在专心致志看电视但实际上看进去了多少只有各人心里才道。

    这候强口袋里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铃他摸出来看了一眼匆匆道:我有电话。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小若虽然想道丈夫电话什么但这家毕竟不她能随意做主因此只有眼睁睁看着强往庭院那边去了。

    这候庭院里什么人大家都道司夫人在午睡家里到处都静悄悄。强接起电话有点不耐烦低声说:喂?

    那边隐约娇柔女子声音不道说了些什么强脸上不耐烦神色更加明显了。

    不跟你说我不可能离婚吗什么?打掉!给我们家老爷子道了可怎么办行行行我道了道了就你们女人多事什么?怎么会呢?我过两天回去看你。最近实在忙啊

    这候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强立刻捂住电话屏声静气等了几秒钟只听楚慈声音响起来:太太上哪里去?

    紧接着就只听小若勉强笑了一声:什么随便转转。怎么楚先生您?

    我去院子里抽根烟。

    这样啊那、那不打扰了

    强一阵火气上涌这女人又偷听自己跟人说话!他匆匆对手机那边说了声:这会不方便我过一会打给你。紧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强回头望走廊上一看只见楚慈站在屋檐扶栏边微笑着说:先生很不走运嘛。

    强一看老婆已经走远了才讪讪笑起来:真不意思麻烦你了唉女人家就多事我打电话她还

    关系我什么都听见。

    强松了口气脸上也自然多了心照不宣笑起来:那那!唉男人在外边不就那点破事嘛她就爱操心这些有。——哎!我发现你这人还挺义气这次真多谢了哈!

    楚慈一摆手说:应该。

    他态度这么温和并且爽快强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心说老二这次找人竟然还挺上道还挺有眼色实在难得这种朋友倒值得交一聪明人啊!

    楚慈似乎能看见他想法一般对强点了点头微微笑了起来。
第三滴血 回目录 人格障碍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