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甘情愿

    裴志推开洗手间门的时候,楚慈正背对着他,低着头洗手。

    楚慈洗手很仔细,一根根手指都打上泡沫,连指甲和指根都仔仔细细的搓上一遍,直到泡沫厚厚的覆了满手,才开温水一点点的洗净。这温水要翻来覆去的冲几次,冲了手心又冲手背,足足开了半分钟之久。

    裴志就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了半分钟,连目光都没稍微错开一瞬,直到楚慈头也不回的问:“你在看什么?”

    裴志一顿,收回目光:“——我看你好像有点累了。正巧病房开好了,我带你过去?”

    楚慈关上水龙头,不咸不淡的道:“裴总真是忙,为一个出了意外的并不相熟的朋友大半夜跑来医院亲自操持,又要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熟人亲自忙碌开房休息。这要是不认识您的人见了,保不准还以为您是个专职跑腿管闲事的呢。”

    他一开口裴志就开始笑,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笑意更加深了:“我怎么才发现,楚工你口舌功夫也挺厉害的……不过话说回来,区区一个赵廷还不值得我大半夜的亲自跑来看他,我来是因为,我想知道谁是下一个。”

    楚慈没有回过头,背影却仿佛僵了一下。那只是刹那间的事,紧接着他就漫不经心的反问:“什么下一个?”

    “第一个是侯宏昌,第二个是赵廷,下一个会是谁?”

    楚慈没有回头,他能听见裴志一步步走上前来,一直走到他身后才停下脚步,声音再响起时已经接近贴在他耳边了。

    “——楚工,你认为呢?”

    明明是这样意味不明的问话,裴志的声音却还带着笑意,甚至比平时还要更平缓,更……温和。

    楚慈闭上眼睛,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抵触和厌恶:“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是凶手。问我干什么?”

    他连掩饰都不屑的态度就像尖针一样刺人,裴志顿了一下,缓缓退后半步,目光越过楚慈的肩膀,从镜子里看着他的眼睛,声音里带着叹息的意味,“……是,谁是下一个只有凶手才知道。不过我只是有点为这个凶手担心,因为众所周知赵廷是韩家大少爷韩强的铁哥们,两年前韩强车祸撞人,赵廷还在法庭上帮他做伪证,最后才让他脱罪。这次他平白无故被砍了一只胳膊,韩强甚至整个韩家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慈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道:“这又关裴总什么事了,白替别人操心。”

    裴志一字一顿的说:“我只操心我愿意的事!”

    他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斩钉截铁,甚至跟他平时温和圆滑的处世态度都截然不同,以至于楚慈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洗手间刹那间陷入一片完全的静寂中。

    门外走廊上隐隐传来警察纷乱的脚步和医生护士们大声说话的声音,听着是手术室的门开了,那纷乱的声响在沉默的洗手间里格外清晰明显。

    楚慈转过身来,脸上神情已经恢复如常:“看来手术结束了,裴总不去看看情况?”

    “……贵宾区一号间,我先带你过去吧,天就要亮了。”裴志微笑起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这边走。”

    “……”楚慈牙根很难察觉的紧了一紧,擦肩而过的时候定定看了裴志一眼。裴志脸上带着笑,迎着楚慈的目光,表情半点不变。

    穿过一片忙乱的急救室走廊,他们两人进了电梯往楼上走,直到上到贵宾区才渐渐的听不见人声。

    一路上楚慈面无表情,裴志怡然自得,没有人开口说话,半个字的交谈都没有。直到站定在贵宾区一号房的门前,裴志才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哦”了一声:“楚工,听说你今晚喝多了,要不要叫碗汤上来醒醒酒再睡?”

    “……不要了,谢谢。”

    “我帮你叫吧。酒没醒过来就睡,小心明天早上醒来头疼。”

    “不!我想睡了,谢谢!”

    裴志笑了一下,低声叹息:“楚工,你那天在酒店玩牌的时候跟侯宏昌挺客气的,韩越生日那天跟赵廷也有说有笑,怎么唯独见了我就没个好脸色呢?”

    楚慈不自觉的咬紧了牙根,一言不发。

    “不过说来也巧,你给谁个好脸色,谁紧接着就遭人寻仇了。”裴志扶着额头失笑:“这样说起来,我还算比较幸运的那一个。”

    楚慈冷冷的道:“你要是不甘心的话我也不介意给你个好脸色看,只要你不怕也被人砍掉一只手!”

    “……我不怕。”裴志笑起来,说:“我愿意。”

    楚慈的回答是一步踏进房间,随即用力摔上门。

    砰地一声重响在走廊里久久回荡,裴志摸摸自己的鼻子,摇头笑了一会儿,才转身慢慢的离开了。
疑云 回目录 小别胜新婚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