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云

    任家远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十二点半整。

    这时他正坐在车里,懒洋洋的搭着方向盘,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突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楚慈打来的,但是在任家远接起来之前就断了。

    任家远没怎么在意,他想也许是楚慈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了家,打个电话来跟他道谢。

    谁知道过了几秒钟,电话再次响起,大概响了不到几秒钟,又断了。

    任家远愣了一下,反手打回去。出乎意料的是电话很久都没有被接起来,就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突然接通了,楚慈带着醉意的声音朦胧传来:“……喂?”

    任家远皱了皱眉,他听见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楚工,怎么了?”

    电话那边静默无声,就好像楚慈已经睡着了一样。任家远等了又等,等到忍不住喂了好几声的时候,才听他懒懒的说:“……我摔了一跤……”

    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起不来了。”

    任家远内心愤怒的骂了声操,啪的一声挂断手机,调转车头往回开去。

    任家远从楚慈家出来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找了家茶馆喝了杯茶,稍微把酒醒了一下。所以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但是当楚慈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任家远还是离他家不远的。

    十五分钟不到任家远就开了回去,站在公寓么口大力拍门:“楚工!楚工!过来开门!”

    他这样嘭嘭嘭拍了大概有一碗茶功夫都不见有人来开,打手机又没人接,搞得任家远暴躁不已,心说老子真是今晚真是被折腾够了!老子堂堂一个外科主任,怎么沦为当车夫干体力活的了?!

    “楚工你再不开我砸门了!我真的砸门了!”任家远重重一锤门板,又烦躁的顺手去拧门把手:“我告诉你我也会报警的!我可是……”

    咔哒一声。

    门开了。

    任家远愣了一下,看看门把手,又看看自己的手,半晌才迷惑的挠了挠头:“……没反锁?”

    亏老子敲了半天,这门竟然压根没锁?

    偌大的公寓里毫无动静,除了从浴室里传出的哗哗的水声以外,连盏灯都没开。任家远一路拧亮大灯,推开浴室的门一看,差点被扑面而来的水蒸气熏出去。

    到处都是水。

    花洒哗哗的开着,也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浴缸里、流理台、地板上……到处都是温热的水迹,而楚慈就蜷缩在浴缸边的角落里,头垂在一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他身上穿的一件白色棉质浴袍已经被打得透湿,因为水汽而更加柔黑的头发贴在额前,显得皮肤越发瓷白光洁。长长的眼睫沾着水汽,垂落在眼睑上,有种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的脆弱和优雅。

    任家远就这么站在门边上看着他,足足看了十几秒,才猛地回过神,用力的咳嗽了一声:“楚工?楚工?……你还醒着吗?”

    楚慈慢慢抬起头来,没有睁眼,只哼了一声。

    任家远大步走进浴室,没有在乎水浸湿了他的铁狮东尼小牛皮鞋。他把楚慈从地上扶起来架到自己身上,狠狠关了花洒,然后把这个漂亮的危险的极有个性的工程师弄到了卧室。

    走进卧室的刹那间他觉得自己死定了,韩越亲手买下并布置的这座公寓,却从来没跟楚慈一起在这间卧室里呆过一秒钟。如今他却已经进来了两次,并且两次都抱着人事不省的楚慈。

    不管真相如何,起码韩越知道了是一定要杀人的。

    “你的睡衣在哪?身上衣服湿了必须要换。”

    为了杜绝自己看到楚慈的可能,任家远背过身去面对着衣橱,做出一副正准备翻找睡衣的架势来。

    “……”身后一片沉寂,半晌才听楚慈懒洋洋的问:“你怕我?”

    任家远扶着衣橱门的手指都僵硬起来,喉咙也有点发紧的感觉:“我为什么要怕你?”

    “是,你不怕我。”身后传来楚慈的笑声:“——你怕韩越。”

    “……每个人都怕韩越,我只不过是其中之一。你以为侯瑜不怕他?你以为裴志不怕他?并不是只要被划归到太子党这个圈子里就能跟这个圈子的每一个人平起平坐,太子党的家族也有强有弱,太子党本人的能力也有强有弱!韩家和韩越,已经打破这个圈子好几年以来的平衡了!这样一个人,我稍微有点怕他又有什么错?”

    任家远猛地回过头还想说什么,但是在触及楚慈的目光时猛的顿住了。

    楚慈倚坐在床头上,微微扬起头来看他,目光平稳沉静,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孤僻的意味。

    “你看,我就不怕他。”楚慈缓缓的说,声音里带着舒缓的轻慢,“我从第一次跟他打交道开始起,他对我展示出的就是绝对暴力、强势、不容拒绝、铁血无情的那一面。他打人不犯法,他合法持有枪支,他可以算作这个社会的暴力典型,所以我不愿意跟他打交道,我甚至看他一眼都觉得厌恶。不,这不是害怕,就像我整天看到一只苍蝇在家里嗡嗡的飞,我不会害怕这只苍蝇,但是我憎恶跟它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赶不走这只苍蝇,那我就自己离开。”

    他顿了顿,说:“你曾经说韩越是真的喜欢我,韩越也说他以后会改,会学好。这话的真假姑且不论,但是在我这方面来看,不论他以后变成怎样的一个好人,在我眼里他始终都代表着暴力和冷血,代表着卑劣、自私、自高自大和仗势欺人。因为我永远都记得第一次请他离开我家的时候,他用手铐把我反铐在椅子上,足足两天两夜。”

    任家远呆了一下,久久说不出一个字。

    半晌他才咳了一声,从喉咙里发出紧巴巴的声音:“为什么好好跟我说这些?”

    “因为你今晚,看上去像是喝多了。”楚慈淡淡地道,“尤其是你看着我的时候。”

    任家远自认早就过了毛头小子的年龄了,但是楚慈话音未落的瞬间,他脸色轰然一下精彩起来,全身血液都涨到了脸上,紧接着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我,也喝多了。”楚慈仰起头,深深的靠在床头上,叹息的声音轻微到几乎不闻,“我只是……只是太累了……”

    任家远在原地站了很长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却也挪不开脚步,头脑空白手足无措。而楚慈就维持着那个姿势,深深的疲惫的仰起头,毫无防备的露出他线条漂亮的喉咙。

    任家远知道这时他应该赶紧离开,应该立刻告辞,但是他张了几次口,都没法发出正常的语调。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在静谧的卧室里格外刺耳。

    “……喂,裴志?”

    裴志在电话那边劈头盖脸的问:“你在哪儿呢老任,怎么打电话去你家没人接?”

    任家远不论如何也不敢照实说他在楚慈的卧室里,不过幸好裴志也就是那么一问,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赶紧来医院一趟,出事了。赵廷在春畅园楼下被砍了一只胳膊,正送到你的医院去急救,你赶紧过来看看情况!”

    任家远大惊:“什么?被砍了一只胳膊?!”
落刀 回目录 心甘情愿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