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王后的什么玩意,这鸟妖结巴无论如何也没说出来,最后他急得仰面发出一声鸟叫,没来得及变成人手的爪子在空中磕磕绊绊的画了个圈,艰难地比划出了自己的意思——你是王后的蛋。

    水坑认为这种称呼是对她青春美貌的极端冒犯,于是将腰一叉,站成了一把茶壶,骂道:“是啊,一颗蛋长了这么大,你们大王很如鲠在喉对吧?他老人家记挂了我这么多年,扶摇山刚开就派你来杀我,也真是够诚心的……不过你们群妖谷人都死光啦?也不派个厉害的来,看不起我吗?”

    程潜默默后退了半步,躲开她的狂轰乱炸,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深深的疑惑——她这一套标准完美的泼妇骂街都是跟谁学的?

    水坑这辈子竟也能显得伶牙俐齿一次,鸟妖瞠目结舌,哑口无言,瑟缩了一下,满面悲伤地看着她,灰蒙蒙的眼睛里装了满眶的潸然欲泣。

    气势汹汹的水坑没有料到这反应,当即惊奇道:“喂,我就说两句,你干嘛哭哭啼啼的?”

    妖王就算脑子里有残疾,想必也不会派个哭哭啼啼的刺客来行刺。程潜见这妖修鸟爪子里好像沾了一把红泥,便用霜刃的剑鞘捞起鸟爪,眯起眼端详了片刻,确定这正是扶摇山客房院墙上的。

    程潜问道:“你去客房那边干什么?”

    鸟妖忙嗷呜乱叫地比划一通,见没人听得懂他的鸟语,便焦急地伸爪去抓水坑的裙裾。

    韩渊一巴掌拍掉他的爪子:“说话你就好好说,少动手动脚的。”

    鸟妖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指了个方向,试探性地走了两步,见这回没有人再打他,便放心大胆地直起腰来,在前引路。

    这畜生心眼还怪实在的,居然一点也没打算趁机逃走,引路引得很认真,走两步还要停下来等他们片刻。

    三个人疑惑地跟上去,那鸟妖径直将他们带到了唐轸离去前住过的客房。他指着客房说了好大一通鸟语,见言语不通,急得用爪子直挠墙。

    水坑:“……”

    她开始不那么向往去群妖谷统领全族了,因为感觉这些族人好像都有点缺心眼。

    程潜心里一转念,问道:“住在这里的人已经走了——但你认得他么?”

    鸟妖连连点头。

    程潜又问道:“难道他是因为见到了你,所以才匆忙离开的?”

    鸟妖继续点头。

    “胡说八道,”程潜一把掐住鸟妖那比寻常人细一些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将他按在矮墙上,冷冷地道,“就凭你能吓跑他?你要是真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他早就将你灭口了,还容得下你四处乱飞?”

    唐轸的背叛好像一把尖刀捅进他心里,程潜这句话里带着说不出的杀意。

    韩渊和水坑都是一愣。

    水坑疑惑地问道:“等等,灭什么口?这里住的不是唐前辈吗?”

    那鸟妖差点被程潜一把掐死,炸着毛抵死挣扎了片刻,终于可怜兮兮地从颈子里拉出一块木牌,他舌头都被掐了出来,喉咙里“嗬嗬”作响,脸红脖子粗地将那块木牌塞进程潜手里。

    木牌中隐约含着符咒之力,程潜周身杀意未退,面无表情地伸手扯下那块木牌,将鸟妖扔在一边。

    只见木牌正面刻着一只彤鹤,刀法精湛,显得鸟身亭亭玉立,分毫毕现……但看得出刻的不是水坑,那应该是一只成年的彤鹤。

    背面则是一面细密的符咒,历久弥新,在夜色中闪着柔软的荧光。

    韩渊:“什么东西?”

    “一张傀儡符,”程潜仔细查看了一番,说道,“还没有用过。”

    韩渊:“傀儡符?傀儡符能有多大用?”

    傀儡符能替主人分担一次致命伤害,关键时刻能救命,但本身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唐轸怎么会怕这东西?

    这种修为稀松的杂毛鸟,一次打不死,还不能再打一次么?

    程潜先是疑惑,突然,他心里掠过了一个猜测。

    程潜试探地问道:“这是里面住的那个人刻的?”

    通常傀儡符只能使用一次,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只要符咒本身没有失效,刻符咒的人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害携带此符之人的。

    鸟妖拼命点头。

    一个半夜三更从后山山穴中偷溜出来的鸟妖,身上为什么会有唐轸的符咒?

    唐真人他到底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韩渊用脚尖拨了一下那鸟妖:“这东西是你的?”

    大舌头鸟妖一挺胸,铿锵有力地说道:“王后的!”

    韩渊听了,脸上发生了一场微妙的风云变幻,转头对水坑道:“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恐怕你是多了个便宜爹。”

    水坑茫然无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鸟妖总是想往水坑身边凑,可怜巴巴地被程潜的霜刃剑拦在一旁。他比比划划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只见盒中一物,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好几层锦缎,层层剥开后,里面露出了一根半尺来长的火红羽毛。

    鸟妖双手捧着羽毛,小心翼翼地伸长胳膊递给水坑,灰蒙蒙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期待。

    水坑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伸手接了过来,羽毛上不知有什么东西,一下刺破了她的手指,一粒血珠顺其而下,转眼融入了那团火红中。

    空中凭空响起一声悠长清冽的鸟鸣,随即,一团雾气凭空而起,落在地上铺展开,一团恍如真实的幻影呈现在了几人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先被一个女妖夺了去,只见她身披锦袍,长摆曳地,通体的雍容华贵,脸上看不出一点上不得台面的妖气,与她并肩的男人虽然也勉强能算是器宇轩昂,但明显被她那耀眼的荣光夺了风头。

    两人打扮登对,似乎是夫妻,中间却隔了老远,颇有些“相敬如冰”的意思。

    鸟妖指了指幻影中的两个大妖,比比划划道:“王,王后……”

    韩渊讶异地看了妖后一眼,又看了看水坑,完全没看出这做乡下柴鸡打扮的小师妹竟是妖后亲生的。

    妖王与妖后后面还有另一个人,似乎是来做客或是观礼的,颇为事不关己地站在一边。

    程潜吃了一惊,低声问道:“那是师祖吗?”
第97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