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六爻(番外)六爻 第29章

六爻 第29章

    此言一出,海上登时一片鸦雀无声。

    对于扶摇派的师兄弟四人来说,这突然冒出来的黑影有点熟悉,虽然除了偷听了只言片语的严争鸣以外,其他人都没明白上一回附在木牌上的那个人怎么跑到了这里,但几个人都心知肚明,此人必定和门派关系密切。

    只不过上一次在妖谷中,这位天下第一魔头随和得很,虽然总是随口糊弄小孩,但被当面拆穿也不见生气,可见脾气不错。

    这一次,他却仿佛完全换了个人。

    严争鸣在大船甲板上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翻涌的暴虐的戾气,海面动荡不安。

    那蒋鹏脸色先是蓦地一变,随即从云端纵身一跃,直跳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那艘拉了一帮剑修的船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方才还剑光凛凛、你来我往的剑修们充分表现出了何为“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下饺子似的自觉跳进了海里,弄得周围一阵水花乱溅,好不壮观。

    海面上如山雨欲来,风浪一时大作,严争鸣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好在这船贵有贵的道理,船体周围刻满了大家的符咒,尚能有效地抵挡一阵,但等他艰难地站稳的时候,严争鸣心里一沉,师父和他那条小船不见了!

    “叫船工将船退开,”严争鸣飞快地对跟来的道童吩咐道,“我行李里有一个‘千里眼’,拿过来给我……程潜,你他娘的又要干什么,给我滚下来!”

    原来严争鸣一个没注意,他那三师弟程潜竟然已经爬上了桅杆,正悍不畏死地四处张望。

    严争鸣挽起袖子,仗着腿长一步跨上去,一抬手勾住程潜的腰,亲自将他拎了下来。

    程潜正一心一意地搜寻木椿真人,还没搜寻出眉目,便骤然被人抓鸡仔似的双脚离地给兜了下来,立刻玩命地挣扎了起来:“你干什么?”

    严争鸣一手抱着他,同时冲着他的耳朵吼道:“我还没问你干什么呢!”

    程潜:“我要找师父!”

    严争鸣:“我看你是要找死!”

    严争鸣让程潜气得上火,他瞥见了匆匆忙忙找出来的雪青,便忙冲雪青喊道:“那个……那个你,叫什么来着?快过来,给我看好这小子,别让他……”

    “别让他”后面的话没来得及出口,大船的船体就又一次地剧震了起来,那不知名的北冥君和蒋鹏居然已经招呼也不打地动起了手来。

    水龙再次出水长吟,纵然是扶摇派绝无仅有的大船,也不由自主地往一边倾了过去,严争鸣已经来不及将程潜交给雪青,在摔倒之前他长臂一拢,将程潜牢牢地护在怀里,后背重重撞在一边的船舱上,整个船体上的符咒发出了近乎疯狂的“嗡嗡”声。

    一个是能将唐轸那样的元神也收进噬魂灯的魔修大能,一个是万魔之宗的北冥君,这两人翻江倒海地动起手来,搅得海上众生如随风逐浪的蝼蚁一般。

    而严争鸣在一阵焦头烂额里,终于忍不住吼出了自己的感想。

    严争鸣:“我早就说不应该出门!”

    程潜艰难地抬起头来,控诉道:“你卡着我肋骨了。”

    严争鸣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回手将程潜塞进船舱:“那是因为你太矮了,我胳膊只够得着你的肋骨!”

    大船上所有的防护符咒全开,在风雨飘摇中仿佛成了一团岌岌可危但又坚强无比的风灯,经此一役,恐怕师父再也无法纠正严少爷“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的理论了。

    极致此时,严争鸣方才喘过一口气来,这才有暇扫了一眼战局。

    凭他的眼力,当然是什么都看不清的,但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从温老板那里听来了只言片语。听他的意思……这北冥君应该是自家门派的某位前辈,这位前辈虽然身堕魔道,心里却向着门派,上次甚至将自己一魂镇在了妖谷中。

    想起那一出,严争鸣忽然有点担心,三魂少一魂,那么在他们面前的这个黑影此时恐怕只是个不完整的元神,鬼道又恰好是元神克星,那鬼道的魔修看起来又那么不好惹,就算是北冥君亲临,会不会吃亏?

    不过下一刻,他又觉得自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两个魔头打架,管他谁吃亏呢,严争鸣将自己表情整肃一番,准备回头将程潜训一顿,然而这一回头,严争鸣就震惊地发现,自己仅仅走了一刹那的神,程潜居然已经不见了!

    同时没了的还有水坑。

    严争鸣当时一口气没上来,在肚子里搅起了满腹的心惊胆战,他慌忙四下寻找,唯恐这两个小崽子被魔修的鬼影抓走,或者混乱里掉进水里。

    “少爷,三师叔他们在那呢!”

    严争鸣跌跌撞撞地跑过去,顺着那道童的手指一看,只见程潜和水坑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了师父的小破船上。

    师妹水坑后背上的翅膀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俩是怎么下去的,严争鸣想不通程潜到底是怎样跟她沟通的。

    此刻,两大魔头正在空中对峙,在这么肃杀的场合下,严争鸣实在不便扒在船边冲人大喊大叫,只能狠狠地瞪着远处的程潜,看见那小崽子在四面漏水的小舟上淡然处之地对自己挥了挥手,严争鸣忍不住一阵胃疼。

    他发现自己这“文静”的师弟总有一股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骄狂气,管你是天塌还是地陷,他眼里就那么几个人,哪怕两个大魔头将天捅个窟窿,他也能不当回事地只顾着找师父。

    木椿真人被突然飞过来的两个徒弟吓得五脏六腑都翻了个跟头,忙并指射出一道真气,将水坑和程潜打了下来,抬手接住。

    他还没来得及发火,程潜已经拉住了他的袖子,第一句话就是:“师父你没事吧!”

    水坑附和道:“啊啊!”

    木椿真人眼皮直跳,一方面很是手痒,恨不能将这两个小崽子一人揍一顿屁股,一方面被程潜那一句话问得心里又酸又软,愣是没舍得下手打。

    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尖啸,只见那蒋鹏身体近乎透明,胸口仿佛着着一团阴冷的火苗,如墨的黑气起伏翻涌到他脸上,连白眼仁都看不见了。

    木椿真人一呆,喃喃地道:“以身为灯……他彻底疯了么?”

    接着,木椿真人脸色一变,猛地将手中木剑狠狠地插/进了小舟甲板上,那木剑在他手中仿佛成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毫不费力地深入木板中,同时,两侧的海水顿起,整个形成了一圈水膜,将师徒三个包围在其中。
六爻 第28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