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四百五十九章 最后一战 上

第四百五十九章 最后一战 上

    准提道人笑道:“那如此,我便先去料理,时辰一到,道兄便去两界关,我不便现身,只有从旁扶持了,道兄务必要了结了这一场杀劫,没由来在过拖延了。”

    阿弥陀佛道:“自鸿蒙开辟,渡五十六亿年到如今,还有百年时间,已然到了最后关头,是不得拖延了。你去瑶池了结一场,最好不过,也不用现身两界关再惹因果。日后再有五十六亿年清净,重开人间洪荒星空,演化生灵万物,更有无穷的光怪陆离,沧海桑田,万丈红尘俗物。到时候再有很多烦恼争夺,现在是大局已定,不用过多伤神计较了。”

    准提道人因为与那原始,老子,通天教主,周青都有怨,不好现身,否则是自惹烦恼,弄不好与两教主都作敌人。一人对抗四圣,纵然不死,也要被弄个残废,岂不无趣?

    但此最后一战,七圣都要了结签押封神榜的因果,因此准提道人不得不出手,去瑶池走上一遭,将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送上封神台。不再现在两界关了。现在封神榜已签,圣人都不得反悔,大局已定,只有一一了结的最后关头。

    因此大劫过后,五十六亿年清净,光大无边,长久连绵,再去演绎一场一场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大小杀劫,道统之争,万物进化等光怪陆离的事情了。

    到时谁是主角?圣人都不知了。才有得趣味。这一量劫的如今,阿弥陀佛清楚,天数大势之下,没有任何扭转气运的奇迹。只有未来的念想与希望。也就告戒准提道人休要惹火上身。落得一个面皮不存的下场。

    准提道人也自明白这一场功果。却是道:“我自然明白,那便去了。”阿弥陀佛依旧是面色疾苦,闭目不再言语了。

    准提道人这才持了七宝妙树。离了莲台,一路是光华闪耀,菠萝花开,金珍宝莲,馨香四逸,佛光普照大千。

    不出片刻,准提就由混沌下了天界。就见云海滚滚,灰蒙蒙的一片。到处都是煞云。那运转的太阳星辰都是暗淡无光,成了灰里透白的一团,哪里照得下界去。自地仙界中两界关摆下都天神煞,诛仙大阵,引动天地一量劫的煞云,三界的任何一处,都是蒙蒙灰色。透露出死寂的气息,几是准提道人也无法使用神通改变。杀劫消除,煞云自消。

    准提道人悠哉闲哉,甚是清净,浑然不是要来送人上封神台的摸样。而仿佛象个云游四海的有道金仙。迈步来到瑶池神山之下,只见金庭玉宫,连绵不知几万里。似乎是永远没个尽头。论宏大威严。丝毫不在三十三层天宫之下。是外面还是清净。一个神将都没有。

    尤其是煞云笼罩之下,瑶池旁边无数仙草,奇珍都失去了往日光辉。无论是偏门,正门都是紧紧闭上,一动不动。没一点生气的样子。整个一看,就感觉到孤零零的,连个鸟兽声音都没有,空气中也没仙草花香,反而有一股陈腐的味道,似乎亿万年就没人住。

    准提道人看得瑶池神山下的宫殿。与整个神山浑然一体,暗道:“昊天上帝自混沌中听鸿均讲道,又自鸿蒙开辟,隐居这瑶池苦修一千七百个元会,法力神通果然非比寻常。只是终究不能成圣,始终脱不得劫数,任凭是如何躲避。韬光养晦,都不得脱呢。”

    一步一步上了台阶,来道那高有数千丈,金刚铸成的正门,一路便是光华闪动,四野震动,本来寂静的有瑶池受了回音,顿时仿佛海潮澎湃,四面都哗啦哗啦的大响起来。

    却说这时,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正在瑶池神处,各坐一莲台,旁边有一美貌仙女与一年轻男子立着,女仙却是瑶池金母的第一个女儿。名为龙吉公主。男的却是那八太子。龙吉公主产自洪荒,自到当年封神大战,阐截决战,被杀在万仙阵中,上了封神榜,尔后瑶池金母才产下七女一子,到得如今,龙吉公主因周青抹了封神榜,又得盘古血脉,终于脱离了束缚。只是其余七女,都被神形具灭了。

    “姐姐,如今那泼猴已经应了劫数,上封神榜去了。我们一家只要在这瑶池中不出,便可无事吧?”八太子问龙吉公主道。

    龙吉公主满脸忧虑的神色,抬头看了天,只见煞云笼罩瑶池神山主峰的顶端,宛如一巨大灰色的锅盖罩住了。又觉得憋闷。瑶池金母开口道:“如今下界,两界关前,那盘古天道教主与通天教主战那原始天尊,太上老君,两教分个高下,此一战过了。也就了结了。我等自然无碍。”

    昊天上帝道:“我自鸿蒙开辟,隐居此苦修玄穹神通一千七百元会,自巫妖大战之后,得三清推举,说为当年同在鸿均门下听道,因此坐得灵宵大殿,却并非好事,乃是祸害,只是推脱不得。幸亏天道教主自杀劫中起,借他之身脱了这天庭祸害之位,如今总算得回清净之身。这一量劫过后,我等依旧要关门不出,苦修道行。否则因果一旦沾染,非有大机缘,否则休想脱身,还要曾受一长杀劫。今日就将此话明说了。你两要好自为之,这一大劫过后,依旧不得放纵了。”

    “原来如此,难怪以父皇修为神通,当年那猢狲大闹天宫之时,父皇一味忍让,却不亲自动手。母后明明知道那猢狲来瑶池偷蟠桃,也不闻不问。”龙吉公主叹息道。

    “玉皇之位,无甚好处,祸害而已!”

    瑶池金母先道:“否则当年,你也不会被送上封婶榜。如今终于了结因果纠缠,不可再沾染了。那西方教主准提教化那猢狲成道,一是为争女娲娘娘气运。二来佛道之争,从天庭开始。欲使你父皇沾染因果。只可惜太上老君洞悉一切,化胡为佛,使释迦小乘入主中央婆娑,你父皇才去请释迦降伏那猢狲,使了这因果依旧归在佛门,如今佛本起运牵连,果然灭教。你父皇终得安然。”

    既然如此,父皇,母后,你们在就通晓,为什么还让七位姐姐死于非命?八太子却想起了七位姐姐,还是死在猴子手上,伤心不已。突然又一惊,猛然道:“我知道了,当年天道教主起,蛊惑女娲娘娘,那猢狲气数弱了,有一场生死劫,却让准提道人施法,以镇元子替代了。天道教主座下大弟子廖小进也有劫数,却让那巴山老魔替代了。莫非我那七个姐姐也是如此,父皇你好狠的心肠!”

    “胡说八道,你这畜生!”昊天上帝怒道:“此乃天数,不可逆转。准提那匹夫教化五彩石为猢狲,就乃做道佛之争,是我一家的克星。这念头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果一扯就不可收拾,你七个姐姐不听我言,要强出头,才会落得如此。”

    八太子愤然道:“都是那猢狲欺人太甚,打杀我七姐,此仇不共戴天,如何能够消除。父皇看看,当年那猢狲大闹天宫,父皇一味忍让,不知让三界多少神仙笑话了,忒的太窝囊了。”
第四百五十八章 逃避不脱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