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四百三十八章 娲皇至尊

第四百三十八章 娲皇至尊



    这时周青才命那青玉,红玉进来道:“唤你温师姐上来。”青玉红玉,自然下得三十三天,不过多久,温蓝新便进宫来拜见。

    周青道:“女娲娘娘执掌人教,要立天地人三位至尊娲皇氏,你可下界前往西牛贺洲,命那大唐公主设坛祭祀圣人,拜女娲为人教教主,只等那机缘时辰一到,女娲娘娘亲下下凡尘,此乃人教大事,你等万万怠慢不得。”

    温蓝新听后,自然领了法旨,随后转回了天庭,坐定灵宵宝殿,心中暗想:“想不到老师如此手段,不但使女娲娘娘偏袒我教,居然能迫老君退位,可见老师自人间起,正好三百年,就立身成圣,虽有机缘杀劫,但仍非偶然,只可惜如今以成圣人万劫不磨,永恒不灭,我如今虽执掌天庭,修成金仙之体,但下一量劫,还能否保全?投进老师门。”

    正值胡思乱想,便有红孩儿进来道;“陛下召我,可有吩咐。”

    温蓝新猛地惊醒,却想道:“当前之事就尤为繁复了,眼下杀劫未过,怎就想过五十六亿年后的事情。”当下定住了心神,只将周青的吩咐说过一遍。

    红孩儿一听,惊道:“此事却是非同小可。陛下怎的安排。”

    温蓝新道:“你可先下西牛贺洲传我圣旨,叫李家两位公主准备妥当,我清点我天道弟子,介时一同下界。”

    红孩儿尊了温蓝新旨意,下得西牛贺洲,来到李家公主所居住的精轮城中。

    这精轮城,有大山连绵八百万里,自从莉永带领天军驻扎,修建道路,行宫,城池,有了百年,端地是异常繁华,如今是通进西海,连接南海。

    四海龙王都归天庭统帅,一些水精魔怪也被敖鸾扫平。四海清平,南海水平更是强盛,与李圣,猴子,悟空道人统帅的南海郡相对敌视。时有磨擦,只是因为四教并谈,未起大的争端。

    这却不提,却说李春,李宇等几位公主正与大小狐狸,周竹,小昆仑,九凤,凌瑶琪等人励精图治,开荒拓地,成就一片乐土。红孩儿持旨一到,不过多久,诸人都进皇宫之中。

    “女娲娘娘既为教主,吾等自立坛祭拜,等待机缘时辰。”几位李家公主都听的明白。立刻大兴土木,于城正中央修建天坛。焚香祈[祷,更将精轮城更名为娲皇城。

    这却不必多提,却说周青将先天五行精气炼得纯清,这才取了丹炉,依旧往女娲宫来,到了正宫。

    两位教相互见过。周青取丹炉望空一抛,顿时悬空,随后对女娲娘娘道;“娘娘可使天地人至尊娲皇氏之器成就形体。”

    女娲娘娘道:“我初掌人教大位,如今立定三皇,理要如此。”随后坐下对仙女道:“取我玉针前来。”

    座下仙女自是去了宝库,不过片刻,取出一根玉针前来,清光盈盈闪烁。

    女娲娘娘右手拈起玉针,左手抬起,伸葱白如玉的手指,微微一用力,便在食指上扎了一记。随后滚出一点红珠,端地秀气。“立我娲皇氏正统,日后才可教化。”女娲娘娘自肚里寻思。将食指一弹,便接连有三点红珠被弹进了丹炉之中。

    一声轻音,无比悦耳,那丹炉之中的先天五行精气本是微微翻滚,自被女娲娘娘弹进三滴血脉,竟然宛如煮粥似的沸腾起来。周青只默然不语,坐定下方,似乎神游去了,只由得女娲娘娘摆布。

    细细密密,宛如雨打芭蕉,又宛如珠落玉盘,丹炉之中的先天五行精气逐渐变化成形,发出清脆的丁冬声。娲皇法器,毕竟不同与别道,柔和中显出圣道。

    一口长剑,三尺,通体做柔绿嫩色,浅青嫣然。柄为青鸾火凤两神鸟相交,剑身做四方棱形,有龙凤,风居其上,龙居其下,有太阳太阴,星辰密矾,太阴居其中,防阳略偏。

    一张五弦瑶琴,也长三尺八分,琴弦五色,与五行对应,头尾也有青鸾火凤,做大鹏展翅之形。

    另一物,乃一五色长箫,坠子垂下,有细细丝绦连接。那坠子做四方印形,上盘凤,下盘龙。

    丹炉中是清音越发密集,脆声响动。连连不断,直直好象将人抛上了高空,还要向上,喘气不过来。不知过了多入,突然一下,这脆声噶然而止。

    娲皇剑,娲皇琴,娲皇箫三样圣物,业已铸成。

    女娲娘娘命下面仙女取了三物,见周青默坐不言,料知其意,便道:“吾等三商做定,如今是天数注定,不必多心了,教主先请回宫,吾自有安排。”

    周青道;“娘娘立娲皇氏,吾教自去朝见了。”随后取了丹炉,依旧回宫不提。“

    却说龙女敖鸾在南海龙宫省亲,一来是与父亲母亲见面,二来是帮董永,张自然,几位公主,西瓜等人安排。摆了宴席,酒过之后,敖鸾回了自己闺房,突是觉得酒力上冲,自想歇息。迷迷糊糊便自睡去。

    突然史见房不清光一闪,敖鸾心中一惊,只是道;“是谁!“当下起身,仔细一看,却是熟悉,原来是周青。

    敖鸾见了不由大羞,面上飞红道:“你如今为天道教主,立身成圣,怎的来我闺房之中,岂不丢了身份。“

    周青道;“我与你相交一场,却是有缘,我有一言,当说与你听,也算了昔日情谊。“

    敖鸾道:“何话?“周青叹道:”遇定海天,逢神针斩。“说罢又长叹一声飘然而去了。”

    敖鸾心中焦急,只想再与周青说话,连忙叫道:“我与你有话说!”但凶周青走了,急忙追去,却突然醒来,原来是梦境一场。

    敖鸾道;“定是天道教神游梦中显化,否则我虽年弱,但依修成金仙之身,怎会突然睡去?只是那”遇定海天,逢神针折“仿佛不是好语,却要仔细推敲了。”

    后来敖鸾果是在定海神针之下夭折,送上了封神台,当年周青就有遇见,隐隐推算敖鸾有佛门劫数,只是天数注定,纵是圣人,也无法挽回,周青只得长叹一声,无奈悲凉。
上一页 回目录 第四百三十九章 榜上第一人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