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四百三十八章 娲皇至尊

第四百三十八章 娲皇至尊

    紫宵宫中敲定之事,一乃封神榜上有名者,三百六十五位神人,二来是老君将人教教主之位让与女娲,周青所图谋诡计得逞。顿时志得意满,心中畅快。

    准提道人,阿弥陀佛所掌西方大教,因先天气运就是不足。又被元始,老子,破去立教根本,入主人教道统,已是无望,但准提道人哪里肯甘心,见娘娘做了人教教主,却是自有安排。

    当下因三商定过,七圣出得紫宵宫,老子大笑,就对女娲娘娘道:“你如今执掌大教,自要好生教化,我有言语,如若教化不善,一样责你。”

    女娲娘娘见老子口语不敬自己,心中又是微微不快,只是细笑道:“我岂不如李道兄?日后有分教了。”

    周青连忙抢过话语,对老子道:“李道兄如今不掌人教,怎的一出宫就闻其事,莫非有甚言语,且就直说了。”

    如今周青,却也是气粗,能与老子直言顶撞,不必恭敬,况且就是对老子恭敬,老子灭你门下弟子之时,也不会手软半分,周青如今是索性阿谀女娲娘娘到底了。

    女娲娘娘见周青几次出言帮理,舒展自己面皮,心中不由也是微微痛快。

    “如今吾也得掌人教,却要有个安排,只是当下是人教三分,都不敬我,却要对这天道教主明言了。”

    老子听见周青话语,依旧大笑,过后做歌一首,飘然回玄都天去了。元始也回弥罗天。

    周青见老子走了,心中却是舒了口气,日后两位教主迟早要做上一场,谁之面皮有损。周青自是无所把握。圣人虽是不死不灭。万劫不磨,但却有诸多计较,是以能分高下。

    女娲娘娘心道:“天道教主现混沌钟,先就立于不败,只是老君仿佛要更甚一筹。日后难免要有一战,使门下弟子各完杀劫,到时我可瞧分明了。“

    准提道人,阿弥陀佛两位教主对女娲娘娘道:“娘娘执掌人教,实至名归,不亏了当年捏土造人之功。“

    女娲娘娘客气了两句,只见准提道人,阿弥陀佛双双回西天极乐雷音古刹去了。当下不提。

    通天教主性情与周青不同,又自持兄长,不好与女娲娘娘分说,自知语多必失,凭白乱了周青计谋,大是不好,是以飘然回碧游宫去了。

    女娲娘娘见了,也要排鸾回宫,只是对周青道;“教主如若无事,吾还有事与教主商谈。”

    周青一听,自肚里寻思:“正合我意。”当下对女娲娘娘道:“无妨碍,我也有事要与娘娘交代。”

    女娲娘娘自是先排鸾架回了自己行宫,周青也自飘然进了女娲宫。

    两位教分主客坐定,周青见女娲娘娘秀眉轻皱,玉手慢敲,只是不言,料定这女娲娘娘是新掌人教,还有诸多计较不便,要对自己言语。

    “女娲娘娘虽得我谋算,得了人教大位。但如今天下三分,还未有个正统,是以不喜。我虽早有安排,但不好明说,只问我,我便分说。”

    原来周青深深知道,女娲娘娘喜怒只在一念之间,琢磨不定,往往一句小言,便另其心中不快。

    如今娘娘虽然掌了人教,气运还要依仗周青扶持。但周青一门气运,却也与女娲娘娘息息相关。是以双主都有关联。倒在一条线上,只是女娲娘娘毕竟是先天之圣,不喜了,随时可以撒手,而周青毕竟是后天圣人,人气颇重,撒手艰难,是以仍旧要顾忌娘娘喜好。

    “老君自我造从之后,就执掌人教脉络,与其教化,深入人心。如今我等七圣,虽是再紫宵宫中商谈,立我为教主,只是教众仍旧不明,天道教主可自有个安排?”

    女娲娘娘深思良久,终于开口对周青道。

    周青笑道:“娘娘所说不错,不过吾早有安排,娘娘不必担心。老君教化人教民众已久,其道深入人心。更有佛教道统传承其中,一时间要将其改换,除非我等圣人将其泯灭。娘娘再行造新人,才可根除。不过此法显不可行,我还有一安排,娘娘也看得清楚,那西牛贺洲出人皇。尊娘娘为教主,日后一统了人教,区除阐门,慢改教化,这劫过后,娘娘自是实至名归。”女娲娘娘点头道:“我早知你有此计较,只是具体行来,颇为耗费神心,你可对我详言。”

    周青道:“尔下人教三分,不为长久,终究要有一方统领,佛教失了气运,已是无望,如若让元始阐教统了人教,娘娘虽还为教主。但依旧行不得教化之道。与不掌大教有何分别?是以娘娘还须自行立过天地人三皇。“

    女娲娘娘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道:“你所言正是道理。“

    周青知道女娲娘娘心思,当下道:“我曾攒炼先天五行,如今正好为娘娘炼三皇法器。只要娘娘成全,必然成就娲皇一脉。永久尊奉娘娘教化之道。“

    女娲娘娘大喜道:‘吾正要炼过娲皇一脉,你却先有安排,你将取来,我与你分教。“

    周青道:“此等关乎人教大事,贫道自不敢怠慢了。”

    女娲娘娘见得周青言语恭谨,心中大悦。

    周青急忙回得天道宫,只见宫中当立一巨大丹炉,做黑白之色,其上有先天五行精气升腾流转,颜色绚丽,时而奔涌激荡,时而平息,演化成点点星辰,深邃玄妙。

    先天五行精气之下,有阴阳做碳指烧,不见火焰,但却炙热难当。

    周青取太极为炉,阴阳为碳,所炼法宝,非同小可,远超那些洪荒金仙,上古巫人,妖神所炼万年法器。只是因未有大功德配合,就算炼将出来,也比不得七宝妙树,三宝玉如意。十二都天旗,轩辕剑,金刚镯,山河社稷图一流。

    如今女娲娘娘为人教教主,要立天地人三位娲皇氏,乃大功德,可借此成宝。

    丹炉在宫中大殿半空沉浮不定,缓缓流转。周青用手一指,头上现出云光,清亮如水。隐隐有水涛声哗啦,云光之中,自是一口混沌钟。金铁之声悠扬不绝,响彻了整个清净天。

    云光仿佛长虹贯日,天河下倾,投进了炉中的先天五行精气之中,随后一声响,宛如凭空打了个霹雳,虚空震荡,波纹荡漾,一圈一圈发散开来,所到之处虚空无一不演化成了混沌,随后演化成地水火风。只是依旧被钟声内外一交,沉淀下去。

    运用本命灵光,连使真神,周青足足炼了三天三夜,这丹炉才渐渐停止转动。

    周青袍袖一扬。这丹炉眼见缩小,从袖口投进去了。
第四百三十七章 棺盖定论 下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