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三百八十三章 毁山 下

第三百八十三章 毁山 下

    花果山水莲洞中,燃灯,三菩萨,定光欢喜佛,马元等俱默坐,只有鲲鹏目露凶光,四面扫射。

    而那猴子,八宝金峰罗汉沙和尚,广力菩萨小白龙,猪八戒,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在另一边商谈。

    “猴哥,怎么办,怎么办,如今天庭着实厉害,尤其是那婆娘,我们花果山没有一人是对手!”猪八戒挺着个大肚子走来走去,异常焦急,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他口中的婆娘,自然是九凤,九凤祭出白骨玄冥珠与菩提大阵斗了几个时辰,都知道了大巫的实力,料定无一人是对手,猴子虽然立于不败,却自无用,不能克敌。

    “斗战胜佛涅盘重生之时,我花果山就难以保全,这次不过是聊尽人事,杀运逢起,我花果山一脉只有投身人教,日后天人之争,才能有一线生机,此次拼斗,只有那旃檀功德佛几人应了劫数,我等却是无忧,你还怕他怎么的?”

    猴子跳身起来,对崩芭将军,马流二元帅道:“你等小心行事,到后天争斗之时,你们四个就将我花果山千万妖兵子孙自后山而走,投身到南展部洲晋南关中,寻斗战胜佛转世之身李圣,自有安排。”

    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都听了吩咐。

    “猴哥,那我们呢?”猪八戒问道。

    “你们也一起去,就在晋南关中等我!只要投进人教,天庭必然不敢大张旗鼓,这可放心。我们现在可是没有名分的散流。”猴子金睛一扫,冷笑了两声,出得水帘洞,来到花果山后山。

    “此事还要了结一场,如能拖得几个天道门弟子应劫,那日后便好了许多。我有地书,修罗旗,料定无碍,你等却是杀运逢身,跟我不得。那些菩萨,佛祖,正可为我花果山挡上一挡,死了不关我事,反正不是我花果山的猴子猴孙,能拖下天道门弟子更好。”

    “无本生意,又有万利,谁会不做?更何况这些菩萨,佛祖都是要完杀劫后才能清净,也是瞌睡碰枕头,谁都莫怨谁,要是天兵不来攻打我花果山,莫非燃灯他们自己上天庭去杀么?说来还要感谢我呢。”

    猴子嘿嘿怪笑起来。

    突然一道红光划破长空朝这边来,猪八戒一眼看见,顿时道:“却是乌巢禅师,他莫非也想乘这机会来摸鱼么?”

    话音刚落下,那红光正落到后山,现出身来,正是一身袈裟的乌巢禅师,身边更有一男一女,猴子认得,这一对男女正是上古妖神计蒙,英招。上次为周青所擒,但周青那时善尸未斩,放了两人,如今却自然投身进了乌巢禅师麾下。

    见了乌巢禅师,猴子将菩提木移开了一点,让禅师三人进了后山。

    “正要禅师来!”猴子收起嬉皮,大大咧咧地唱了个肥诺。

    乌巢禅师还了一礼,正值说话,却惊动了在前洞静坐的诸佛菩萨,一同来到山后,见得乌巢禅师,个个发问。

    “因是释迦牟尼尊者,镇元道兄前来炼宝,无暇前来,我正是空闲,听说道兄花果山被困,正好前来助阵。如今天庭,是巫人当道,天不为天,我妖族与巫门有若大因果,此次借这机会,或可了结得一两件。”乌巢禅师道。

    鲲鹏见了乌巢禅师,只是不说话,心中极是不快,但却奈何不得。他如今是失了爪牙的老虎,弟子死光光,河图洛书也被夺走,本身法力虽高,但和乌巢禅师比起来,就有些不敌。

    “小畜生……”鲲鹏暗骂了一句,自回洞去了。乌巢禅师也不在意,当下与诸佛菩萨,猴子在一起谈论,过了一两时辰,头上现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照耀整个花果山。

    时值入夜,花果山有些幽暗,但吃得红日一照,顿时宛如白昼。

    乌巢禅师一现,自然引起了对面的天兵注意,禀报了廖小进。

    那廖小进,灵珠子,敖鸾几人虽然疑惑,却也只得由他,反正周青赐下灵符,任是来什么帮后,都自枉然,来得越多,只是死得越多罢了。

    次日天亮,那红日便降了下去,花果山与天庭两方只是休整,不见动静,一日平淡。

    只是天庭这方,西瓜,张自然领了五百万阿修罗战士终于来到。廖小进一见,顿时大喜,当下天兵越发强大不说。

    过得这一日,花果山又来了一援兵,却是那西牛贺洲刑殇山的猕猴王,因被猴子强借了两仪灯,因此前来讨灯,一面是得罪了申公豹,不做好人,日后只得与天庭对抗。

    待到第三天一早,旭日初升,照得一片艳红,比乌巢禅师那轮红日广大了许多。廖小进已经排兵布阵,叫巴立明前索马里叫阵,如若花果山一直不应,便张挂都天旗,将整个花果山炼成齑粉。

    巴立明就下去叫阵,刚狞笑一声,轰然一声炮响,猴子披挂穿铠,威风凛凛出来,乌巢禅师,燃灯佛祖,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闲菩萨,定光欢喜佛,鲲鹏,马元,毗那遮,惧留孙也自出来。

    英招,计蒙也在其中。

    “此乃九黎一族之巫人!”乌巢禅师对计蒙道:“可完杀劫!”

    计蒙道:“果真是巫门残留之余孽,皇子不用说,我也会将其擒杀!”当下一飞出来,指巴立明道:“小小巫人,速速受死!”

    巴立明大怒,一把抓来,计蒙微微冷笑,一道红光如游龙惊天,那口沧阳刀舞动,朝巴立明斩了过去。

    巴立明正扑身而去,突然心神警兆,突然面前一红,庚金煞气居然是前所未有的浓烈,心中大骇,慌忙将头一甩,一头绿毛先迎上去。

    扑哧!红光扫过,血光一现!

    巴立明哇哇大叫,一头绿毛漫天飞舞,被沧阳刀一削,连头皮都似乎被削了下来,。只觉得天灵盖发冷,“好生厉害!不要送死为妙!”巴立明身体一转,全力运起天相尸鬼神通逃回阵中去了。

    计蒙没料到巴立明一个回答就跑,却也不好追赶,只得收刀停在阵前。

    “计蒙小子!让你逃了千年,今天你还敢出现,伤我手下!”刑天见巴立明逃了回去,心中大怒,那计蒙正是自己在洪荒星空中追杀了千年地妖神。

    巴立明一逃回阵中,就被刑天一巴掌打了个跟斗:“你丢了九黎一族面皮,待我诛杀此妖之后,再与你好看!”巴立明不敢动弹。

    一个刹那,刑天就与计蒙战在一起,一个大巫,一个妖神,在洪荒星空争斗了千年,知道根底。那刑天失了
第三百八十二章 毁山 上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