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三百四十四章 轻薄?

第三百四十四章 轻薄?



    九凤也不在意,轱身下了南海,直入水晶宫中。

    “九凤妞妞,你怎么了?”龙女敖鸾接过绝仙剑,猛见九凤金身暗红,泛起黑光,与原来截然不同,料定不是好事,连忙问道。

    “无事!一时不慎,被鲲鹏那老奴用一滴九蜮涎香化气散开,侵入了内身,被寂逼到全身毛孔壳穴之上,只耗费一百零八天功夫,用元气炼化就是了,盘王老怪所炼之毒,果然有几分本事。只可惜这老怪轱劫得早,还有几样比生精炼地厉害毒宝也不知散落何地,没被鲲鹏老奴所得,否则今天也不会这般轻松九凤笑道。

    听了九凤解说,龙女点了点头,哪吒道:“师妹,大帝还有法旨,我们速速去接管天河水军,迟则恐怕生变。”

    当下九凤,红磁儿,哪吒,龙女四人出了龙宫,直直上了天界,来到天河军营。

    哪吒本是李靖之子,天河水军也自认得,见持了玉帝符诏,便轻松召集了所有将领进了天河中央的天蓬岛大营,总共九九八十一名将领,皆是征争善战的水仙,不然个个法力高强,法宝也多。

    “能统领此水军,何愁四海不平?敖鸾见了,心中大喜,自己在南海也只有百来万水兵,几个将领除了玄武老道持有八景灯,其余都自稀松平常,自然不能一一扫平南海的水魔邪道。

    哪吒召集水军将领之后,当场宣读了周青符诏,这些将领顿时哗然。

    “原来是李天王代设天蓬元帅,次女何德何能,敢统领我等。四海水龙,本在下界窝着,哪里做得水军统领,简直是岂有此理!

    一个面红黑须,穿黄金琐子甲的将领喝道,水军将领一小部分是李靖的亲随,暂时还不知李靖已经被周青拿住,关押在斩仙台上,现在听得敖鸾被册封为天蓬元帅,又是勾陈符诏,自然有几分不服,那蟠桃大会地事情,周青弄权,这些将领也略有耳闻。连忙喝问李天王的消息。周围的将领都骚动起来。

    “李靖谋反……”哪吒叫要严词回答,就听砰的一声大响,案台之下那名喝问的将领身体已经四分五象,元神茫然地飞出,又被一支白骨小箭射中,死死钉在地上,连连挣扎,放声高叫,声音十分凄惨。

    “这位大姐,着实凶猛了一些!

    龙女敖鸾见状,心中惊讶,她就在九凤旁边,只见到九凤手一挥,那将领就被抓死,内身五马分尸,元神也被钉住,看来还受了极大的痛苦。

    “勾陈大帝符诏,你们都不尊么,莫非想和李靖一样谋反不战?”哪吒见这些将领大乱。纷纷祭出了法宝,就要动手。连忙大喝,却见整岛一黑,九凤已经发动了巫术。

    这些将领都被挤压得动群不得,听得哪吒大呼,连带成胁,哪里还有半点别地动作。哪吒又助敖鸾将李靖的几个亲随抓起,穿了琵琶骨,以李靖谋反连坐地罪名带上了斩仙台。

    龙女敖鸾也不是花瓶,连忙清除了异己,从下面调来了水猿,白阳道人,等自己地心腹,火清点了各种军需法宝,兵器,铠甲。灵药,天材地宝等资源,才各分配管事,将水军大权牢牢抓手上,整理了三天,都来见周青。

    “我该叫你大帝还是道兄呢?”

    龙女到得西极玄元勾陈宫中。见了周青端坐九龙椅,头上一团清亮如水地云光,一片澄澈,更无一点杂色杂物,本来十二尊魔神尊位都无见踪影了。仔细一看,这团云光中间火仿佛闪现了无数影象。只是宛如走马观花,莫想看得分明。但定了定神,依旧是一团云光,仿佛里面的景象是自己随心而出,在云光中照见。

    周青笑道:“随你就是,因我窥见四海龙族大有危机,才行此事,铙是如此,还有一些劫欺,还要应在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之身?

    龙女一听,心中一惊,也不顾说笑:“表哥?莫非是我杀了那定光欢喜佛的弟子,定光欢喜佛要害我表哥?或者是是其它?那定光欢喜佛纵容弟子做恶多端,阿弥陀佛枉称了西方圣人,怎收容这些败类?”

    龙女也知道此乃未来之天机,不好再过份向周青询问,只是眉头大皱。

    周青笑道:“圣人无为,不着相念,哪里来的善恶。阿弥陀佛寂灭虚空,不垢不净,非常玄妙,不可分说。那西天之中,自然是有教无类,泥沙俱下,所以便有定光欢喜佛,鲲鹏祖师一类,一样庇护于佛光之下,无甚是非分明之说。就是我日后如有劫数,也可进那西天之中。只是三千世界,寰宇虚空,每隔许久,便有生灭消长之劫。以佛光普照,替大干世界生灵行那脱劫消难之事,自是就大慈悲。但既然无念无相,大慈悲便是大魔,也无分别了。”

    九凤懒得听周青分说这些,上前道:“亏得有绝仙剑在手,才破开了河图,连金蛟剪也被我夺过,你夺了我的三杀星辰,我无称手法器,我便借这金蛟剪一段时间,你可同意?”

    周青道:“这金蛟剪也是我借好友之物,早就应该归还,只是被鲲鹏带去西天,现在到手,自然要送还人家,借你有些不妥!”

    九凤一听,大怒道:“你夺了我三杀星辰,又害我失了腾空剑,要不是如此,我岂能中了鲲鹏那老奴地盘王九蜮涎香气,害得我日后要费一百零八天苦功,还得耗去不少元气,你如不将金蛟剪借我,那便还我三杀星辰。否则也休想我将金蛟剪还你。”

    周青道:“三杀星辰我已经送一旧友避灾,哪里还能还与你?”

    尢风冷笑两声:“那我也无法了!”说完,便起身要出大殿。

    周青笑而不语,也不起身,反手一抓,九凤只觉得虚空一紧,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周青移了过去,不由娇喝一声,转过身来,檀口一张,一点白光直奔周青面门,同时发出玄冥神雷巫法,准备脱身出去。

    周青见白光奔来,用手一指,那白光自然掉落地面,现出骨箭原形。

    九凤发出的黑云刚刚冲出,笼罩了整个大殿,一片漆黑,九凤又运足了力气,朝周青方向发出玄冥神雷,同时朝门外飞去。

    周青指落玄冥白骨箭之后,见魔云涌起,轻轻喝了一声,那么猛烈的玄冥神雷吃得一喝,居然自然消散,魔云也仿佛被狂风卷过,四散消尽,刚好见九凤到了门口,便把头上云光化为一只大手抓了过去。

    九凤刚刚出了大殿,朝南方飞去,突然身体一紧,连忙一看,却被云光包裹住,连连挣扎,却也不能脱身,知道自己奈何周青不得,不由大骂起来。

    猛觉得身体一松,已经进了大殿之中,正好落到周青坐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