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三百四十四章 轻薄?

第三百四十四章 轻薄?

    “你这弃主逃生,又盗主法宝的老奴,也有脸前来见我。”

    九凤见鲲鹏来的凶猛,全身金碧光虹两相交裹,面目阴冷,黑须清瘦,和在北冥的形状又大不相同,隐隐多了份佛气,只是骨子里的狂傲还是透漏了出来。心中便十分不悦,又娇声喝道。

    见九凤两手空空,迎面拦住去路。知道对方法力高强,虽然不似自己生于混沌之中,但与那祖巫强良同时孕育,得盘古血脉,夺造化而生,法力确实在自己之上。是以不敢造次,只是把手一扬,一瞬间就停在百丈开外,与九凤对峙。

    略一细算,知道自己弟子已经无碍,便放了心思,只是刚才九凤所说之话,说到了他的痒处,心中顿时大怒,又欺九凤无兵器法宝,准备给九凤一点厉害瞧瞧。

    当年妖巫大战,他见势不妙,拿了河图洛书避走,这是不怎光彩的的事情,就是那金鸟陆压也恨他落井下石,一直有怨隙在身,最近才在燃灯上古佛的劝解之下,勉强化解。九凤两次提起他最不光彩的旧事,饶是鲲鹏祖师傲戾之气被佛法化解了不少,还是按耐不住。

    “此贱婢无数,本祖师本不欲于你计较,你却出口伤人,怎肯与你干休?”

    鲲鹏祖师细如婴儿的声音透漏出了尖锐狰狞,又是一声尖啸,用手一指,金云之中一点绿光爆涨,照得天地皆碧。

    一条绿阴阴的妖影扑将出来。比电还疾,刹那就化为五条粗有十围,长有千丈的绿虹,前端如钩,仿佛一只鸟形魔爪,朝九凤存身之处劈头抓来。其势又猛又恶,破空而出地风啸也十分怪异,发出呜咽呼唤之声。摄心夺魄,随后四面都是妖影飘摇,又有一股极其香甜温软是的气味。

    鲲鹏祖师一上来就下了杀手,先用河图元神化为巨妖魔爪,暗中又将洛书化身隐藏在其中,使出太玄天妖摄魄**,发出许多精炼地上古妖魂夹杀怪啸呼魂,用来撼动九凤的心神,另一面又将自己当年夺自盘王老祖的九蜮涎香气发出。

    这九蜮涎香气乃洪荒毒尊盘王老怪所炼,无形无质。发出之后,一点情况都察觉不刭,等闻到那股香甜愠软的气味时,便是毒已入身,把内身四万八千毛孔都锁住,连兵解跳出元神都不可能。三个呼吸之后,全身连元神都化去。就是西天诸佛,如弥勒佛,马元尊王佛这等级数的高手,都要事先全力防备,才能保住自己不遭毒手。只是用一点,少一点。鲲鹏祖师也为数不多,只有十来滴。

    “此贱婢生来就是不死之身,此香纵然杀她不死,却也能其难受!”鲲鹏祖师暗暗将金蛟剪兜在袖里,只要九凤一个迟疑,立刻将此宝祭起,寻破绽剪去,叫九凤吃个大亏。

    哧!漫天碧光仿佛被一道闪电撕裂,一条不知多长的剑光晶芒破空斩出,那条河图元神所化地巨妖魔爪当空劈破,余势不衰,直直朝鲲鹏祖师本体斩来。

    “怎会如此!”

    河图元神与鲲鹏祖师心灵相通,猛被剑光斩破,鲲鹏祖师刹那就感知,知道不好,洛书化身来不及将太玄天妖摄魄**使全,便出手抵挡,哪里知道这剑光又锐又猛,凌厉至极,洛书化身不但没有抵挡住,反而也被斩伤了元气。

    九凤知道鲲鹏祖师法宝许多,手段也多,缠斗起来,自己难以奈何他,便暗暗将绝仙剑与身相合,乘鲲鹏祖师分散法力,使用居多妖法毒宝之时,猛然发力。

    绝仙剑本来就是先天灵宝,圣人之物,九凤虽然是临时借来,但以她的法力,略一细看,就能运用自如,虽然不至心灵相合,却也能与身合一,威力大增,比在龙女手里不知道强了几千倍。

    河图元神一个照面就被斩破,虽然已经炼得有形无质,但也要下苦功恢复,令鲲鹏祖师心疼不已。

    但现在剑光几乎到了眼前,冷杀寒气激得自己胡须,毛发都竖了起来,齐齐朝后飘飞,自己护身金云妖光仿佛豆腐一样被切开,鲲鹏祖师哪里还来得及想别的,先一场手,把金蛟剪掷起,一条金光飞出,化为两条蛟龙播头剪尾,直迎过去,随后身体向旁边滑开,河图洛书随着心灵一动,已经自动飞了上来。

    “好贱人!”猛见天上金光大弱,金蛟剪已经被剑光削落,鲲鹏祖师惊骇得面无人色,做梦也没有料到九凤手里有诛仙四剑其中的绝仙。

    那金蛟剪他虽然重新炼过,能运用自如,但毕竟时间不长,还没有达到与心灵相通的地步,威力也不能尽数发挥出来。

    见其被削落,连忙运法力准备吸回,然后再行争斗,或是回转西天。

    九凤哪里容得他行事,来时就听了周青吩咐,用剑光扩住周身,双手一搓,往外一扬,凭空打下一个大霹雳,震得乾坤晃荡,山岳崩塌,江河倒流。黑火魔云刹那就笼罩了半边天地,纵横万里,骨箭又劲又疾,密集如雨,中间又夹杂有无穷量的七色光球。

    鲲鹏祖师被魔火裹在其中,见得骨箭光球,知道乃是玄冥巫法,有通天彻地的威力,亏得头上十二盏接引玲珑莲花灯乃佛门至宝,璎珞金云上飘,挡了好一阵骨箭,但那七色光球乃是玄冥神雷,九凤本命元气所化,四面轻响,宛如爆开黄豆,力道却大得出奇,仿佛须弥山从顶门下压下,震得鲲鹏祖师头晕脑涨痛。

    九凤见鲲鹏祖师一个闪失,本身法力便弱了下来,连忙将自己修炼的巫灵冥光飞出,一把将金蛟剪裹起,收了回来。又震动绝仙剑,朝鲲鹏祖师头上顶着的接引灯削来。

    鲲鹏祖肾见绝仙晶芒又起,四面又有魔火,上下都有玄冥神雷,休说反击,连移动都有些困难。

    “早知如此。何不将金蛟剪炼得通灵之后,再出西天行事?”鲲鹏祖师心中如刀割,他也是一时失手,否则上来就用河图洛书合壁,也不至于被绝仙攻破,再使金蛟剪御敌,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偏偏他又贪心,想用妖法撼动九凤心神。使九蜮涎香气侵入九凤内身,再用金蛟剪好歹伤她一下,本来这计划是极好,但漏算了九凤有了绝仙剑,但一河图,怎挡得住剑身合一。

    几个照面,不但主动全失,耗费了好些元气,连金蛟剪都失了,越发不敌对方,只有忍住心疼,尖叫一声:“贱婢,老祖绝不与你甘休。接引玲珑莲花灯一亮,人已经逃进了西天阿弥陀佛座前,九品莲台之后,心中越发愤怒,准备苦炼混元金斗,再找九凤寻仇家。

    至于找周青寻仇,他还是有自知之明,万万不是其对手,只寻思杀他几个门人泻愤。

    九凤见鲲鹏逃回了西天,忙收了绝仙,身体微微颤抖,面目冰冷,停了好一会,本来是洁白晶莹地手足,多见在居然浮现起一片暗红的颜色,十分怪异碍眼。
第三百四十三章 佛门=逆天?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