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二百六十一章 修罗

第二百六十一章 修罗

    向辉与谢晓对视,暗暗奸笑,心道:“老子不用法术,就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降伏妖怪。”刚才只不过是装模做样,要是灵芝精跑了,向辉一样能抓到手里,现在主动跟着自己,岂不更好?

    见那绿色罗网粉碎,持飞剑之人好像动怒,剑光大威,火红晶莹的剑光映得漫天通红,和下方雪白的水花,碧绿的山石一对,分外壮丽。

    与此同时,持剑之人也从高出现出身形来,共有两人,乃是两女,不过相貌比李蓉和戴锦容两女要大上几分,面容妖秀,穿霞衫,披丝罗,仿佛仙女,虽然用的是道门御剑之法,但穿着却不是道装,所谓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两女和下面小狐狸几人一比,乍一看,就显得漂亮了几分。

    李蓉的龙虎宝印乃是当年人间界张道陵天师炼魔之物,后来张道陵飞升天界,被册封为四大天师之一,龙虎印也就留了下来,经过数千年弟子门人的打磨,受玄门正宗符法,威力非同小可,落入周青之手以后,被周青用莫**力重炼,威力更是大增。

    那蜀山女子的飞剑虽然厉害,功力道行也在李蓉之上,但并不是仙人,也在返虚后期,哪里奈何是了这龙虎印。

    那红光中带有丝丝纯阳真火,一其缠绕过来,但龙虎宝印之上,玄天符篆结成龙虎之形,与剑光争头号,并不落下风,只是功力不及人家,往往反击,也被对方轻松化解。

    “我们用蜀山剑派五代弟子玉华,玉雯,这芝仙山是我门派所养,不知道怎么突然破开符法,逃到山中。我们奉了师命,特地前来追回,你们为何阻拦?”

    那使飞剑的女子乃是玉华,边和李蓉缠斗,还能气定神闲的说话,小狐狸看得分明,分明是渡过了六七次大天动的人物,那李蓉不过是渡了四次天劫,仗着法宝,能拼个不落下风,总算是不错了。

    “原来是人家养的!”向辉看了后面的灵芝娃娃,这娃娃十分焦急,连连比画。做那剑割肉之壮,又做炼丹烧的模样,嘴里咿呀咿呀,向辉一看就明白了。连忙问道:“原来是把人当猪养,要炼丹的时候就割肉放血,你忍受不住,就逃了出来?”

    那灵芝娃娃连连点头,又拉了向辉的手,面色哀求,向辉知道意思,顿时大怒,高声叫道:“久闻蜀山用是名门正派,怎就做出如此勾当,我们修道之人。正是积累功德,消除孽障,岂不闻上天有好生之德,这灵芝修**形,本就不易。怎不割其血肉,这样行为,于禽兽何异?”

    那玉华与玉雯对望一眼,玉华收了飞剑,她这口三阳剑乃是取自南海精铁用乾天真火炼制数百年,受了蜀山一脉之灵符,日夜淬炼,哪里知道,和对方的法宝一接触,就觉得潜劲如山,难以抵挡,还好自己功力比对方高出几筹,并没有失手,对方法宝,浩大凛然,显然是玄门正宗,又一堆俊男美女,身上仙气盎然,并不是邪魔一流,便不想争头斗。

    “听这人说话,倒是迂腐地修道之人,不知道是哪门弟子?”

    玉华,玉雯对望一眼,玉雯随即道:“芝仙乃是我派中金蝉长老未成道之时所养,受了派中庇护千年,才修成灵识,成就人形,所谓是一报还一报,如此大恩,理因报答,何况我们并不要其性命,只是炼丹培药,需要精血,每每割了,还用灵药敷上,并不损其根本,这位道友未免太过迂腐,不知变通一些。”

    向辉怒道:“我们修道这从所做善事,岂有图回报之理,既然这芝仙自己不愿,你们怎就强求。”

    众人暗笑,闪到后面,看向辉表演。

    听得向辉教训,这两女无词,突然剑啸之声而来,从天上下来一青年,生得剑眉星目,看玉华,玉雯两女问道:“怎的芝仙还未抓到。”说罢,又打量了下方的众人。

    “师叔。”两女一看来人,马上行礼,此人却是蜀山四代弟子,小狐狸暗暗警觉,这人却是已经修成仙道,只是不知具体道行如何。

    听了两女的述说,这青年冷哼道:“荒唐!分明是要图谋我门派芝仙,便说些迂腐的道理,你们两个怎就这么糊涂!”两女受得训斥,不敢回话。

    “我乃玉剑仙诸葛朝,诸位道友不知是哪派门下,这灵芝乃是我门中所养,正邪各派无不知晓,道友还请归还,免得伤了和气。”

    向辉冷笑:“你也不必问我门派,我用是玄门正宗,解三界生灵于倒悬,岂肯与你们这等视生灵为草芥的门派相提并论。”

    这人精明,向辉多说也是无益,索性撕破面皮道。

    “好贼子,果然是起了贪心,还如此大工言不惭!”

    玉剑仙诸葛朝气得浑身发抖,口中一念,一道青光喷泉出,却是一柄玉剑,也没有光华,但冷气深深,阴寒刺骨,下方的浅水结了厚厚一成冰凌,连那巨大的瀑布都瞬间冻住,冰棱之声喀嚓喀嚓做响,本来轰隆的水声嘎然而止。

    这柄寒玉剑用是蜀山长老在南海极南之处的万丈冰层之中,寻了一片寒玉,用玄冰细细打磨而成,没有受一点火气,本身就蕴涵有坤阴寒气,一经祭出,稍有不慎,被寒气扫中,肉身各巧穴一其封住,法力元神俱都运转不灵。

    向辉浑身一紧,寒潮袭来,仿佛连元神都运转不灵,顿时大惊,知道这人厉害,连忙祭起紫郢剑,护住全身,众人纷纷祭祀出法宝,光华四射,那李杰祭起九天十地辟魔神梭,有十丈长短,中间开一小孔,众人入梭内,只留下法宝在外面乱飞,全部朝玉剑轰击。

    小狐狸已经修成了仙道,又得周青大巫精气点化,成就非凡,并不进入梭内。修炼天道变化小有成就,也不怕寒气的侵袭,张开五毒神幡,五杆大幡之上的五毒元神齐齐显现出来,那水蟾蜍,火昊蚣,木蝎子,土壁虎,金眼三头蛇个个都有百丈大小,张牙舞爪。满空都是香甜温软的五彩毒烟,凝聚成千千万万条毒虫。

    火蚣喷泉出一颗斗大红珠,漫空毒火熊熊燃烧,那水蟾蜍也张开大口。喷出青珠,漫无边际天寒气被吸收了不少,一个放火。一个吸寒气,正好克制住了寒玉剑地威势。

    诸葛朝对那些没有成就仙道的弟子不在乎,他炼有两口寒玉剑,先前是第一口,敌住了向辉等人的法宝,如里知道小狐狸这般凶猛,五毒神幡经过周晨多次在万毒山中取极毒之物祭炼,威力歹毒。尤其是经过小狐狸的摧动,上面极毒之物元神一齐显现出来,诸葛朝又化出一口飞剑,护住周身,料涌抵挡。便想逃回山门,取了克制宝贝再来。

    哪里知道,这飞剑敌住了毒虫,鼻子里面却闻了得了一丝香甜滑腻的气息,顿时头脑发昏,昏昏欲睡,那玉华尖叫道:“诸葛师叔,你的身体!”
第二百六十章 犀牛(下)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