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二百五十六章 剑仙(下)

第二百五十六章 剑仙(下)

    黑风山外,两颗繁星点点,有气无力的洒些星光下来,整个晚上都没有月光,修道之人就是怕这样的天气,很难吸收到天星月华,只能整晚的精炼灵气元力,或是转化为自身的真元,或是用来打熬肉身元神。

    但天地灵气与元力,哪里比得上日月精华这般纯正,那天星大盛之时,采集精华一个晚上,足足可以比得上苦修凝炼灵气一个月的的功夫。

    周青每天早课登坛讲道,乃是五更时分,到了时侯,就打开山门禁法,让来自四面八方,各山各洞,各个岛屿上的仙人,妖仙,进来,自己找位置坐好,一个时辰之后停讲,让闲杂人等离去,再关山门,到了傍晚,又讲道一次,不过却不等外人进来了,只有自己门下弟子和那些开矿,操练的苦力妖兵有这个资格,倒是比早课要清闲许多。

    因此每天早客,乃是最为热闹的时候,有的道人,为了抢到一个好位置,大半夜就来黑风山候着。因此还只有四更时分,黑风山外倒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集了不少外来修士,也有爱那清净,单独在一旁山石上打坐的道人。

    周青为了方便,倒是派妖兵在外面修建了不少凉亭之害的休息之处。

    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下,乃是一方几亩大小的平地,中间稀稀拉拉的散落着几抉大石头,周围也生了十几株高大的老松树,铁干嶙嶙,蜿蜒虬结,十分古朴,星光从松针之间洒下来,更显得幽暗,但平添了一股清闲的味道。

    这小松林的大石之上,对坐着两个道人,两个都相貌都十分年轻。仿佛二十一二岁的少年,但头发居然已经微徽见白,身上的道服也十分的古扑,背后各背一口古剑。

    其中一位道人正吞吐炼气,张口之间,一颗弹丸大小的金球从口中喷出,照亮的整个小松林。准确的来说,是极其细微地金光宛如一条条蛛丝,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空间,另一道人也是如此,不过吐出来的乃走银色光亮弹丸,一金一银,丝线缠统,却是高深的剑仙之道,整个黑风山方圆万里。就算是前山,也广阔无比,前来等候听讲的道人虽然多,但各自修养,哪里会注意到一个小小平地的情况。

    何况这两人修炼之时,含而不露,一般仙人,察觉不到一点情况,可见这两人的道行。按照实力,只帕周青坐下弟子,只有红孩儿,廖小进可以相比,连龙天,龙地两头太古龙鲸都要差一些,再说了,在山中打坐练功等开门地也不是少数,这黑风山附近,乃是周青命命四揭帝神、山神、土地般起,用**力布成阵势,灵气浓厚,也不可小视。

    这两道人。正是丙灵公口中所说的空空儿,精精儿,两人也是从人间修成仙道,隋末就飞升到地仙一界,正如所说,能从灵气稀薄的人间界修成仙道的人物,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之辈,这两人来到灵气浓厚,资源广阔的地仙界以后,实力增长飞速,短短数千年时间,就能够和一些万年魔头妖怪比肩,不过两人修的剑仙,虽然厉害,但修炼上有些瓶颈,不容易突破,闻得周青讲道,便前来听讲,以有些时日,果然深有领会,悟出一些法门,隐隐有突破瓶颈的趋势。

    周青讲叙的乃是天道造化妙理,乃是得自十二祖巫来自盘古的记忆,自然是非同小可。

    空空儿与精精儿,算准了时候收工,还有半个时辰就开门,精精儿道:“道兄,这勾陈天帝所将地大道正是玄妙精深,包罗万象,仿佛道门之总纲,只是你我二人,没有机会去那三十三天外听三教圣人开讲,不知三位圣人所讲的大道,又精深微奥到何种程度?”

    空空儿道:“修得妄言,那三十三之外,乃是未开辟的混沌,一缕云雾之中,就有大千世界,你我怎生去得?你我二人,乃是自悟修炼,也无人指点,自然是长路漫漫,竭力求索,现在天帝讲道,正是指路明灯,我们不如拜在其门下,一是图个安生之处,二是可以长听道法,你觉得如何?”

    精精儿道:“这个自然是好,只是不知勾陈天帝愿不愿意收留我两。”

    “这是不知,但我两一片诚心,天帝法力无边,定然会感知,我两等开讲之后,留将下来,天帝必然问其原因,到时再行说出也是不迟。”空空儿道。

    两人谈论了片刻,突听一声玉罄,天清地明,日月星光,奇奇闪耀,彩虹拱桥飞架于碧波之上,美伦美焕,一广场,平坦整整,地显仙光,仙女,童子提香炉,持龙须扇,广场之上,道门修士端坐,碧波之上,莲花之上,也有修士。空空儿,精精儿两人进了山中,*近广场,在潭中寻了一片荷叶坐下。

    少时片刻,仙人们坐定,天帝登法台,讲那鸿蒙开辟,运转造化之原理,真是个道心如诲映星月,清浊分明万里天。

    “糟糕,我们却是迟来片刻。”丙灵公和烈火祖师门下,天尸三道人跨虎,骑犀牛,堪堪赶到山前,见山门大开,周青声音传将出来,但因为山地广大,望不见人,只见得修士满坐,早就没有了位置,顿时大急。

    “不妨,不妨,精精儿,空空儿两位定在其中,我等在山前旁听,带天帝讲完之后,两剑仙自会出来,你等进去求天帝赐些毒物,我叫住两剑仙。”

    丙灵公拿定了主意,众人点头,将坐骑拴在山外,来到山前,旁听教诲。

    “人是越来越多,都是吃白食的。”

    周青在法坛之上,并不快活,看那远处山中,满是道人,其中不缺乏修为高深之辈,尤其是其中几个,比自己最出色的徒弟廖小进都要厉害几分,要是拜在自己门下,不说别的。炮灰也算得吧,奈何讲了这么多日,旁的不少,但求师学艺的却没有一个,周青自己地身份,当然不能强要人家做徒弟。

    “给甜头巳经有几个月了,怎么就没有人上钩呢?看来是甜头给多了。明天我停讲,先看看反映再说。”

    周青心中盘算,自己讲的,乃是来自十二祖巫地记忆,其中搀杂一些玄之又玄的道理,时而还加点厉害地法术,反正那勾陈天书,太清三卷里面多的是精妙道法,能够从其中领悟出真谛的。必定中是资悟性都是奇高的人物,周青正需要这样的徒弟来扩充门面。

    一个时辰,飞快就过去了,周青到关键时候止了讲,群仙无一不是遗憾,但却没有办法,童子敲玉罄闭山,大家赶紧散去。明天再来,不一会儿。就走得干干静静,周青正要弟子闭山,却见山中还留了几人,正是自己注意的厉害剑仙,远处通到山前,还跪有几个道人。

    “你们两个,下去问问,是何放道人。怎么还不走。”周青暗喜,对旁边伺候地李蓉、戴景蓉这两个三代弟子吩咐道。
第二百五十五章 剑仙(上)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