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二百五十五章 剑仙(上)

第二百五十五章 剑仙(上)

    离两界关百里之处乃是一块广阔三千里的平原草场,细沙黄土,浅草绿茵,狐兔香獐,麋鹿野牛,四处可见,这三千里平原,正好适合两军对阵撕杀。

    黄道元四十年前请了丙灵公来助阵守关,又回苍莽山师门拿了好几样厉害法宝,修得几门绝迹,道法精进,虽然是手握重兵,镇守边关,但修炼也不曾拉下,得师门灵丹相助,又得门中长老传功,成功的度过了四重小劫,两重大劫,实力也非同一般。

    加上唐王扫平了南蟾部洲残余国家,举国齐心,民生安居,又每年与南海龙神送礼,风调雨顺,四季无灾。近些年便越发重视边关,誓要灭掉胡国,让道统传遍四大部洲,早就增派大军,道法高人驻扎在边关各个城池之中,积年征战,边往两界关推进了数干里,千里肥沃平原,尽数纳入大唐国版图之中。

    因为道门昌盛,那山中的穷凶妖孽也不敢出来祸害世人,但那天竺佛国,也不是弱者,纠集兵力,多次抢夺这平原要地,只因为唐兵有关可依,进退有方,又有高人相助,夺不下来,但却不死心,只是往前堆兵,唐兵也不能前进。

    三千里地平原之外,乃是天竺佛国边关重镇曼陀罗城,黄道元好大喜功,连连攻打,但对方佛门曼陀罗大阵守护,依仗地利之抛,根本攻克不下,反而死伤惨重,被对方将领乘机追杀,一路杀到平原中部,才稳住脚跟,两方对峙。休息几日,整顿军务之后,再行决战。而今天,正是决战的日子。

    黄道元精装铠甲,手持一杆方天画戟,长一丈二尺。青颜冷光缠绕,骑一头全身雪白的大马,立在阵前,远远观看天竺佛兵的情景,只见得黄旗招展,人头攒动。杀气笼罩中军帐蓬,木架高楼林立,佛光普照,哪里看得分明。

    后面跟了四位道人,一位鹤发童颜,穿青色云光八卦衣,背上背一个长一尺七寸的紫金大红葫芦。跨一头白额吊晴猛虎,虎头上有符印。

    其余三位道人,一身邪气,有黑云缭绕,都是穿黑色道衣,手上各拿一杆长七寸地小黄麻布幡,上面血迹斑斑,画些赤身小人,仔细一看。却走青面獠牙,身体挺拔僵硬,长有白毛,乃是一头头僵尸小人,活灵活现。

    三道人各骑一头高大的犀牛。青皮青毛,又高又大,用绿光油油的藤萝套住,十分碍眼。

    这四道人,有一正三邪,都是效力于唐王架下,跨虎地乃是南瞻部洲断火山烈火崖烈火祖师弟子,骑犀牛的乃是九阴山天尸派弟子,都是道法高强,虽然没有成就仙道,但个个都是多少渡了七八次天劫的人物,加上师门祭炼的法宝厉害,倒是十分厉害。

    见丙灵公下来,黄道元大喜道:“真是万喜,有了老师仙法助力,正好可以一举击溃那帮秃头胡人了。眼下敌兵追得厉害,我军得这几位道友助力,才稳住阵脚,却是不能退败,要是让这胡人夺了三千里平原,我军甚是被动,皇上难免要降旨怪罪。”

    丙灵公乃是仙人,地位超然,这四道人正要准备下坐骑行礼,却听得有一声炮响,远远冲过来一队佛兵。

    只听得马象嘶鸣,十几个黄衣佛子将领或是骑象,或是骑马,后面佛子兵将奔走如飞,黄旗招展,檀香阵阵,一并杀来。

    这大象本来行动缓慢,但在佛门禅功经文地催动之下,却是疾如奔马,四踢踏烟,转眼就来到阵前定住。狼烟黄沙仗风势吹了过来,迷人眼睛,打得人脸生疼,都刮出血来。

    “好贼子!”黄道元连忙取出一符,乃是定风符,往上一抛,青光照出,天地皆碧,风消沙息,现出一万余佛子胡兵来,为首的正是曼陀罗城的城主照日禅师,跨大象,手持一根金刚禅杖,杖顶现一朵碗口大小的莲花,上面托一科鸡蛋大小的舍利,晶圣通透。

    这禅师相貌中年,身穿大红宝日袈裟,见黄道元破了恶风,便不命今佛兵冲杀,只是念一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普渡众生,叫众生脱离苦海,享受无边极乐,将军杀我佛兵,夺我土地,贫僧虽然不想动起杀孽,但也免不了要用降魔手段。”

    黄道元大怒道:“你这秃驴,也没少杀我大唐子民,还大言不渐。”

    “阿弥陀佛,你大唐国子民不敬佛法,贪淫孽杀,深入阿修罗道,当是永堕那阿鼻地狱。”照日禅师道。

    真乃是酒逢知已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黄道元也不说这些没有营养的废话,大声喝道:“那位上前,去擒拿住这秃驴。”

    “末将愿往!”一将领手持双符大刀,骑金钱豹而出,来到阵前。

    “原来是唐将军,切记小心,拿住秃贼,我自向陛下上书,表你功绩。”黄道元大喜道。

    这员将领,姓唐,单名一个刀字,自小得异人传授,上山能伏虎,下海能擒蛟,使两口双符大刀,乃是白铁精英所铸,又受本命真气磨合数十年,异常厉害,正是一员猛将。

    “贼秃,可愿于我一战。”唐刀跨豹来到阵前,拿刀指燕日禅师。

    “魔头,修得无礼!”照日禅师身后冲出一员佛兵胡将,骑巨象,手持一杆宝杵,长五尺,上雕有金刚佛陀,舍利,莲花等佛门圣像,金霞灿烂。

    唐刀大怒,把豹一拍,那豹涨大了数倍,和象平齐,举刀就杀,只是梆梆做响,白光金霞交织。

    斗了几个回合,那佛兵胡将修炼地乃是龙象大力神通,一身铜筋铁骨,皮肤黑黄,裸露上身。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经文,一同放出金霞佛光,不但绚人眼晴,而且刀砍将上去,就遇到莫大的阻力,仿佛一块浸了水的生牛皮。

    唐刀被那宝仵上地巨力震得手腕酸麻,运起真元,才能稍稍抵挡,知道自己硬敌不过,便卖了破绽,把豹一拨,往东疾走,这胡将拍象追赶。一前一后,甚是紧急。

    “着!”唐刀早就在豹上运玄功,死喷一口真元,将一把刀祭起,分成两道白光,直劈那胡将面门。

    胡将见来的是两道白光,以为唐刀将双刀都打来。冷笑一声,把宝仵抛起,放出丈余长的金霞,死死裹住两道白光,人一跃起,使了燕子穿帘地姿势,拳头之上凝聚起龙象巨力,带起狂飙,轰向唐刀的面门。

    唐刀早就准备,只是怕这胡将皮厚,一时砍他不死,让他逃了,便是一场无用功果,是以暗暗运起玄油。元神附着刀上,不惜耗费念力催刀,那一刀疾如奔雷,出手就一条十来丈,匹练似的白虹,神刀合一,威力大增,就地一撩,把胡将的护身经文破开,再一划拉,这胡将被来了大开膛,肠子心肝全部掉在上,凝聚起地龙象巨力也就散去,象一根木头,扑通一下掉落地面,砸起大片沙尘。
第二百五十四章 老子化胡 下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