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二百三十九章 金光仙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金光仙

    周青心中早就有算计,他自从那天领悟,道行巨增,虽然法力真元没有什么增加,还是原来的地步,但论感应过去未来之事,却有几分请晰,算计起来,竟然连观世音菩萨都着了道儿,没有算计他这一层。

    修道之人,真元法力的重要的性是不容质疑的,也就是要有强横至极的力量,但最重要的还是道行,所谓道行,乃是一中玄之又玄的东西,乃是对过去未来的感应,修道之人入定之后,意识进入空明之境界,就可以察觉自己的荣辱祸辐,凭借这一点来驱吉避凶,躲避杀身大祸,道行越深,能够感觉到的东西就越请晰,盘算得也就越周到。

    强横的力量,高深的道行,这就是上古仙人能够逍遥于世间的基本手段。

    人生一念,天地皆知,算计之中又生出无穷的变化,往拄自身的算计就被另一道行同样高深的人打扰,生出错觉,做出错误的判断,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就好象电磁波干扰一样。

    周青以有心算无心,自然占了上风,但能不能压制住对方,就要看自己的力量够不够强了。

    周青自身的力量,也就是和牛魔王一个等级,但感应天地祸福,就要远远超过那牛魔王了。妖族七大圣,除了那花果山齐天大圣最强以外,其余也相差不大,论力量,也就是一个等级。

    要比道行实力,三界第一当然是五大教圭,三请乃是盘古元神所化,一分为三,准提道人于南无阿弥陀佛最为神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其下就是弥勒佛等佛陀,齐天大圣,无当圣母等人。当然镇元子要高过他们,但也和五大教主没有办法相比,天上众神,也有厉害的,比如云霄三姐妹,是一个等级,但受制于封神榜。没有寸进,在下就是观世音菩萨,普闲菩萨等,广成子等人还没有恢复道行,还在其下,和周青、六大圣乃一个等级,至于下面,哪吨等人,又是一个等级了。

    当然.凭借法宝是神妙,增强自身的力量,越级极桃战也不是不可能,比如周青有十杆都天旗,五色神光,铜钟这三样法器,真正拼斗起来,连那弥勒佛只怕也要畏惧三分,但都是有身份的人,要真正来个你死我活的争斗,还是很少见的,最多像周青这样算计算计。破坏别人的计划,门下弟子相争,捞些好处。

    这就好比两个现实中个国家争斗,一下就把别人灭了,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剥茧抽丝,双方较量些太极功夫,一点一点的占些便宜,最后取得上风。

    不过三界广大,藏龙卧虎下界自有隐居高深地仙人,不爱出风头,却也不可小视,说不定就蹦达出个高手来。也是讲不好的事情。

    且说周青将那铜钟祭起,盖住那清净琉璃瓶,在空中一幻化,就有一亩大小,猛的落地上,光华乱闪,整个广场仿佛都震动了一下,众弟子看的好奇,之间那大钟之内被撞得梆当做响,显然是瓶在钟内乱飞,想要撞破铜钟,脱身出去。

    可是铜钟这件法器明显要比清净琉璃瓶高出一筹,任是在里面如何撞击,都出不去。

    “好个勾陈,居然给我使拌子!”菩萨用了法诀,发现那琉璃瓶收不回来,便掐指一算,知道是周青使了法子,便有几分恼怒。

    菩萨下了莲台,穿过一片莲花池搪,进入了一大片紫竹林中。

    这紫竹林不知道有多大,菩萨行了半天,才到了中央,紫气氤氲,中间一块十亩大小的空地,设置有一法台,善财龙女牵这一头金毛犭孔,见菩萨来了,连忙行礼。

    菩萨也不说话,上了法台,取了晶玉大案上一把宝剑,披了头发,仗剑踏了罡斗,把一道黄符烧了,连打三手印诀。

    那金毛犭孔打了给欠,眼睛乱转,尽是嘲弄,也是,一个佛门的菩萨,却用道家的手段来行法,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

    菩萨却没有管它,披发杖剑,那边周青只听得钟内地撞击之声越来越激烈,声音连绵,大钟都要顶起一般,这才面色微变,知道这菩萨的法力在自己之上,不过周青哪里没有想到过这一点,连忙叫门下弟子围绕大铜钟,站好方位,十二个门人手持魔幡,各领一万妖兵,运起都天神煞大阵,只见得那十二面魔幡上就地射出一道粗大的黑索,十二条拧成一股,把铜钟死死的捆住,任是里面撞得山响,都动弹不了分毫。

    周青两手空空,也没有出力气,笑呵呵的看着场中的情况,用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地符印为媒介,贯通门人的真元,法力,十二万门人,聚集的力量,那是非同小可,这遥控斗法却不比当场搏斗,当场搏斗,可以用各种手段将阵破去,使其不能聚合,各个击破,但这远程斗法,完全比拼就是双方的力量,什么技巧法宝都用不上,这菩萨再猛,也不可能以一就敌十万。

    本来周青凭借十二杆大旗的力量,也可以轻易的就压制住菩萨,但周青却是老奸巨滑,能不花力气,又能操练自己的门人,一举两得的事情,哪里还有不用的道理。

    菩萨连连伏剑踏斗,还是动不了分毫,不由面皮发青,嘴里对那善财龙女喝道:“解了金光仙地绳索,叫他来帮忙。”

    善财龙女尊旨,将套在金毛犭孔脖子上的圈圈解了,这头金毛犭孔一声咆哮,金光闪闪,化身成一道人。

    “金光仙!你且过来,助我一臂之力。”菩萨喝道。

    金光仙受制于人,没有办法,只有上法台,也取了一口玉剑,取笔在上面画了几个符咒,一样披发仗剑踏斗,念念有词,往那法台中央就是一指。

    喀嚓!喀嚓!喀嚓!只觉得冥冥之中,一股巨力从铜钟之内传来,把外面捆住钟身的黑气震了寸寸甭断,连那十二面妖幡都被震破了几杆,十二个门人惊得后退几步,整个都天大阵顿时就被冲破。

    只见那清净琉璃瓶顶起铜钟,往上飞去,竟然要连钟都一起带跑。

    周青没有算到这一变化,顿时大惊。连忙把那五色神光一撒,连铜带瓶都撒了下来,丢入背后的黑气之中,用十二祖巫的力量将其镇住,还叫门下弟子拿了。

    只见门下弟子又生猛起来,拿了旗,发出一百零八道黑虹,将那钟牢牢的捆在半空之中。

    铜钟一是主灭杀,二是主困,周青用其将清净琉璃瓶盖住,瓶儿不得出来,但力量太过巨大,周青镇压不住,那瓶就可以将钟一其带走,也是周青舍不得这件法宝。要不然,一开始就猛烈发动铜内的水火风雷,二十四气,十二元辰,日月星光,这清净琉璃瓶就要变成清净琉璃粉末了。那菩萨也不用斗法了。

    “还有什么人帮忙,这帮忙地人远远在那菩萨之上啊!“周青连忙入定算计。却算不出来,只觉得一片模糊的金光。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斗法(下)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