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二百九章 收妖(上)

第二百九章 收妖(上)

    看见周青有些解的样子,敖鸾盈盈一笑,出言解释。

    “我南海龙神掌管南瞻部洲的兴云降雨,对这南瞻部洲的一些地理国家当然有几分熟悉,南瞻部洲中央是一块巨大的平原,土地肥沃,没有高山阻隔,有方圆八千万余里,自古以来,就分布成数十个国家,相互征战不修,各有兴衰,大唐国只是其中一个中等的国家,但在两百多年前,大唐国突然出现了一位圣明君主,名叫李世豪,有雄才大略,励精图治,经过数十年的时间,用连横合纵等手段,瓦解了周边国家的实力,而后兴兵一一灭之,国力便更加兴盛,最后四夷拱服,皆都称臣,又经过百年的修养生息,百姓丰衣足食,民风淳朴,夜闭户,路不拾遗。而这位贤明的君王,被人称为开元圣王大帝尊。”

    听着敖鸾逐渐解释,周青明白了这南瞻部洲的划分,两面环山,一面临海,一面通往西牛贺洲,像周青初来地仙界知道的苍莽山,大荒山,积雷山都是环绕在周围,做为守护中间平原的巨大屏障。

    “八千万里地界!这可和人间界都相差不了多少啊,如此广阔之地,尽归一人统领,倒是一件快事!”周青暗暗想道,突然听出了对劲的地方,连忙问道:“听公主所说,那位贤明的君王李世豪如今还健在?”

    “正是如此,这大唐国之所以如此昌隆兴盛。正是这位开元圣王大帝尊李世豪苦心经营两百余年打下的根基。”敖鸾道。

    “李世豪不过是一介凡人,怎么会有如此之长地寿命?莫非也是我道中人?”周青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两人在那万丈高空之上,两人都是天仙一流,自然听得到下面喊杀之声越来越大。来到正上方,看到下面惨烈的战斗,一围高大三十来丈的青石城墙,长达百十于里,夹于两座大山之间,像是一个极其险要地关隘。

    关隘之外,又是一块广阔的平原,两方将士,摸约各有几万人马在捉对撕杀,刀来枪去。飞箭如蝗,鲜血四溅。惨叫连连,头颅翻滚,马匹嘶鸣。

    周青看得出来,双方正在玩攻城守城的游戏,这关隘威武雄壮,正是守护南瞻部洲的一道重要关卡,若是被攻破。大军便可以长驱直入,守护关隘的自然是敖鸾口中所说的大唐国士兵,一色的鲜明铠甲,旌旗乃是鲜红的颜色,而另一方来自西牛贺洲的天竺国士兵,则是举明黄的旗帜,好象是佛门地黄色衲衣一般。

    撕杀了一阵,倒下千百具尸体,双方不分胜负。便由各自的将领分开,收拢到一起,相互对持。

    “哪位敢出来与我单独一战!”

    大唐国兵阵之中冲出一员将领。骑一高头大白马,手持一黄光闪闪地铜锤,快有笆斗大小,只怕不下于几百来斤,冲到阵前,这武将一手拉住缰绳,让马在阵前度来度去,上前大声向天竺国士兵叫阵。

    天竺国一边也没有示弱,同样冲出一员黄袍大将,提一柄九孔连环大刀,两人在阵前交起手来,就是一场好杀,真是棋逢对手,杀了数十个回合,竟然是旗鼓相当之势,双方都擂起战鼓助威,以增士气,士兵齐齐大吼,喊杀之声如惊雷滚滚。

    看见下面两将撕杀,敖鸾才轻轻的叹道:“这大唐历代都是信李的君主,奉太上道祖李聃为祖先,定道门为国教,只要是修道之士来开设道场,都赐与土地,兴修庄观,举国上下,莫不尊崇道门。那李世豪更是得一道人传授养真之术,能多活个数百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西牛贺洲的天竺国,也是十分兴旺,却是尊崇沙门,两国因为教派不同,又相互垂涎对方土地肥沃,才起了无数次争端。这最近的几十年之内,相继有数百上千万的生灵惨遭横死。”

    “哦,原来是这样!”

    周青略有所悟,天道循环,竟然冥冥之中自有对应之处,地仙界,人间界,竟然如此相似,只是人间太过狭小,没有这般宏伟壮阔罢了。

    两员大将在阵前撕杀,后面士兵擂鼓助阵,周青看得有几分味道,只是听敖鸾所说,这块场地,已经撕杀过了数十年,每一次战阵,最少都有上万人死亡,却看到一点猛鬼军魂缠绕盘踞,显然是有高人超度,再一想,既然君王好道,举国之内,修道,传道地高人也在少数,并不希奇。

    敖鸾也看着下面的交战,却是时的摇头,周青知道这位龙族公主还有几分大慈大悲的菩萨心肠,不忍见生灵涂炭,周青却不管这些,悲天悯人是说大话,装模做样的时候干的。

    “既然公主怜惜下方的生灵,为何不阻止两国争斗,公主乃是雨部龙神,凡人莫不敬仰,应该很容易就止住刀兵才是。”周青奇道。

    敖鸾叹道:“这事情,错综复杂,大唐天竺两国都有背景,也不卖我们龙神的面子,尤其是那大唐君王李世豪,每年向我南海龙宫供奉牛祟马匹数十万头,奇珍异宝,明珠美玉,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我父王自然也不好说什么,至于背景关系,一时半会却也说不清楚,我也曾上天宫奏请玉帝,让下界止住刀兵,却被玉帝以下界生灵,自生自灭为由推脱。”

    周青心里嘿嘿暗笑:“这南海公主倒是个老实之人,这大唐好道,又奉太上老祖为祖先,日日夜夜供奉香火,而那边天竺之国,乃是佛教门徒,诸天菩萨于仙人自然不好出现争斗。便暗中操控国运,以分胜负,这手段在封神时候就已经玩过,不足为奇啊。龙族虽然强大,但也受天庭管辖,更别说是诸天菩萨了。”

    可惜我确是没有势力,然也可以插上一腿。这种游戏,着实好玩。

    “真人既然有济世之心,妨看下面的交战,或许能看出些门道来。”敖鸾见周青面色凝重,以为他心里也是和自己一般,忍生灵涂炭,便开口笑道。

    周青点点头。冷眼观察下面将领地撕杀,两员大将已经刀来锤去。已经撕杀了数百来个回合,还是不分胜负,不过双方的马匹都有些气力衰竭,大唐国这边拿大铜捶的将领是披红袍,而天竺披黄袍,又杀了片刻,那黄袍将领好象不支。拖刀往回就走,转回营地。

    红袍将领提锤追赶,冷不妨对方回转身来,扬手丢出一道黄光,在空中一晃,变成一巨型大椎,好象一个木鱼椎儿,宛如泰山压顶一般,朝大唐国红袍将领狠狠砸将下来。

    “不好!”

    那红袍将领一见木鱼椎儿打下来。大吼一声,身形脱了马匹,腾起一尺来高。平平向后滑了十几丈,巨大地木鱼椎儿刚好砸了下来,砰地一声,把那高头大白马砸成了肉酱,鲜血肉沫四处飞溅,连地面都颤抖了一下,天竺国士兵顿时大声吼叫起来,气势大震。
第二百八章 绝仙(下)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