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人收坐骑(上)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人收坐骑(上)

    轩辕法王见多识广,自然认得那元元真人祭出的葫芦是什么法宝,对方有杏黄旗护身,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轩辕法王拷问了乾机老道的元神,知道昆仑没有厉害的攻击法器,又得到了昆仑护山大阵开启的方法,这才才硬碰硬,为了保险,还布置了血河大阵,心想有极阴老道,大力熊王,六眼蟾蜍,温蓝新,这些高手帮忙,肯定可以一举剿灭昆仑,这几个高手放到中土道门,哪一个都是无敌的霸主,就连功力最为弱小的温蓝新都是如此,这些人联手,就是天上神仙下来,都要一举击杀,还怕什么昆仑隐藏高手,哪里知道乾机老道虽然知道自己有位神秘的师伯,但是杏黄旗,斩仙飞刀这两样法宝却是不知。

    这也是昆仑的规矩,要元元真人得道飞升之时才能将法宝传下,一代一代都是如此。

    扑哧一声!随着元元真人焚香下拜,又道一声:“请宝贝转身!”被轩辕法王拉过来,施展借身代形的一头血魔被斩了头颅,现出原形,化为一蓬污血洒下,溶入了下面的血海波涛之中。

    这三头血魔本来是轩辕法王用冥合污血加地底死煞之气祭炼出来的分身,又叫三尸元神,本来是在千年前用来对付蜀山派的,哪里知道还没有祭炼成功,轩辕法王就被蜀山的紫青双剑剿灭了肉身,这三头血魔本来就快成型,在轩辕法王千多年恢复功力的日子里。渐渐地吸收冥魔之气,产生了意识,变成妖怪一样的东西,不同于法器法宝一类。实在是出轩辕法王的意料,不过这三头血魔毕竟是轩辕法王一收制造,融合了自己的心血元神,也相当于轩辕法王地分身,只是有了自己的意识,轩辕法王知道厉害,立马用自己的分身代替才逃过一劫。

    要然,就算是强于轩辕法王,也要落个神行俱灭的下场。

    只要被葫芦白光罩住,元神变被定住。神智昏迷,不能变化。也能逃脱,任是神仙,也难逃一死,从来留活口,实在是凶恶至极,一击必杀的法宝,见鲜血。决不收回,没有一点道家的出尘和慈悲,反而有些魔道法器的影子。

    为此,昆仑历代高人才立下这个规矩,尽量不动用此宝,以免多造杀孽,增加自身业力,杏黄旗没有传下来,却是元元真人一时动了私心。自己闭关修炼昆仑至高秘法,座生死玄关,为防心魔侵入。阴神壮大,要用杏黄旗守护,要不然,乾机老道根本不会败在周青手上,说不定把周青擒上昆仑了。

    可见一啄一饮,仿佛有些定数。

    “好凶恶的法宝!”

    周青看见白气斩了那头血魔,暗暗感叹:“相比之下,我那徒弟手上的那个赝品就要逊色许多了,要是小狐狸拿那赝品来定极阴老道的元神,非要被打死不可,也定不住啊,真品和赝品之间,仿佛少了什么东西,管他呢,连云中子都琢磨不透,我琢磨个什么呢?还是要想个对策地好啊,玄阴幡不能便宜轩辕老妖了,昆仑实在是太强大了,又和无真老尼搅和在一起,如虎添翼,还又凌若水那贱人挑拨,看来本真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啊,要来就来点狠地,一劳永逸!就赌上这一把了!”周青暗暗下了决心。

    周青其实躲进西海仙府之中,凭着强大的禁制,昆仑再强大,也不敢上门,但是大自在宫是云霞的娘家,周青不能管,看看无真老尼的胸襟,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异常偏激,定要勾结昆仑压制大自在宫,周景当然不能容忍,瞬间定下了恶毒的计谋。

    看见轩辕大喊“风紧,扯呼!”之类的言语,六眼蟾蜍,大力熊王,温蓝新看见极阴老道瞬间身死,又斩了一头血魔,都是大大惊讶法宝凶恶,各自架起一股妖风,吹起扑天盖地的血水,朝元元真人,无真老泥席卷过去,拖延一下时间,好逃离昆仑洞天,对方法宝,一功一守,天衣无缝,道行也非常高深,暂时是没有办法对付,还损失了一位强大地盟友,如另想对策,反正血污了昆仑,要恢复元气,恐怕是不可能了,昆仑洞天再也不能居住修道之人了,一个没有洞天的门派,就算是毁了。

    “老祖我也有收获啊!虽然损失了极阴老道,却也得了九九八十一杆玄阴幡,更毁掉了昆仑的根基,哈哈,还是老祖我无敌啊,有分身吸引那斩仙飞刀的气息,可惜啊,可惜,只有两头血魔了,用分身代替本体,也只有老祖我三尸元神可以,哎!只是杏黄旗难破,要不然就凭那一刹那,我和四弟联手,加上大力熊王的幽魂白骨幡,足可以击杀元元小道士了。”

    轩辕法王架起血光,一瞬间就出了昆仑洞天,飞出老远,看见元元老道并没有追上来,松了一口气,降满了一下速度,才看见后面几道妖风,黑气,绿光飞来,正是六眼蟾蜍,大力熊王等人。

    “糟糕,那天玄血魔和另一头血魔还没有跑出来,要是被杀,我下次就没有分身可以抵挡那斩仙飞刀了,再碰见元元小道士,那不死定了,不行不行!”轩辕法王急了,又想遁回昆仑洞天,这才看见几道妖风后面跟了两条血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凶恶的法宝,又有杏黄旗护体,我们只有挨打的份,法王,你说现在怎么办,极**友又以经身死,我们失了一个强大的帮手,虽然血河大阵污了昆仑,但是却没有杀死昆仑一个人,相比起来,还是我们损失最大。下次遇到那元元道士,我可没有你有分身代替。危险得很,九成九是必杀之局,我看我们还是回东海,从长计议。没有办法破开杏黄旗之前,我们万万不能和昆仑对上。”,,

    大力熊王十分恼火,温蓝新不言语,六眼蟾蜍突然道:“大哥,其实也是没有办法!”

    “哦!什么办法?”轩辕法王来了兴趣,天玄血魔和另一头血魔也飞了过来,化为血光盘旋在四周,时聚时散,轩辕法王没问他们,他们也不敢说话。只是同伴被斩杀,心里害怕。又不能反抗轩辕法王,聚拢时身体便有些瑟瑟发抖,显然是害怕,怕轩辕法王又对上元元老道,把自己当成炮灰。

    几人落将下来,隐藏在连绵万里的昆仑山脉之中,找了个隐蔽之所。谈论商量对策。

    “大哥,其实血河大阵虽然厉害,但要破开杏黄旗还有些难度,能破开炼化元元小道士地杏黄旗的阵法,现在应该有两种,一是熊道友所说的北海眼之下地诛仙剑阵,虽然根据熊道友地师门记载,里面只有阵图,并无宝剑。不过得了阵图,以我们的法力自炼四把宝剑,依阵图布下剑阵。破开杏黄旗也是十拿九稳。”六眼蟾蜍仔细分析。

    “不妥不妥,那海眼下不去,除非通过仙府的阵法,但是那天道宗周青只怕比元元还要难对付一些,还是说说第二种吧!”轩辕法王细细思量了一阵子,连连摇头。
第一百八十六章 真品出现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