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玄幻仙侠佛本是道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妖重聚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妖重聚

    其中一条手持魔幡的白影突然猛摇长幡,黑气毒煞更加猛烈起来,里面夹带着无数玄阴冰冷的黑色长针,正是阴风鬼气达到了极点才凝集成,本来那群老道就是匆忙过来接应乾机老道的元神,却是没有什么防备。

    白影突然出现,血影抓走乾机老道元神,这帮老道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长幡上的黑气挡住,知道厉害,都纷纷祭起法宝玄功护体,谁知那阴风鬼气凝聚成的黑针歹毒非常,数目又众多,速度也是极快,几个冲在前面,功力相对弱小的老道被几根黑色长针突破了法宝的宝光罩,射进肉身,一个个惨叫连连,好象吃了大亏,后面二十几个老道连忙联手刮起一阵景色狂飙,总算抵挡住了阴风黑煞的侵袭,一个个心下都焦急万分,都是担心乾机老道的元神下落,却是没有看清楚那白影的面目和来路。

    这白影和抓走乾机元神的骷髅手爪显然都是魔道中人,而且魔功高深,魔道中人素来以操控元神魂魄为主,管是修炼自身还是祭炼法宝,都离开这些,乾机老道的元神落到这一批人手里,下场可想而知,尤其是要是这魔头用恶毒的手段逼迫乾机老道说出昆仑的秘传功法,那昆仑就算是载到家了,永远没有翻身的余地。这群老道虽然心中大急,却也不敢贸然的行动,对方魔功深可测,一小心就丢了性命,要是元神也像乾机老道一样被别人收走。祭炼成法宝,那可真就是永不超生。

    白影摇动魔幡催发出威力挡住众老道以后,一声娇喝,身体化形。瞬间便化为一颗鸡蛋大小洁白无暇的珠子,被魔幡包裹,没入了另一条白影地手中,这白影也不理会一干手忙脚乱的老道,径直追寻那血影,窜入仙府之中。

    白影一走,阴风黑煞便消失无踪,三十个昆仑老道大眼瞪小眼,都是一脸呆滞,目中俱都失了神采。显现出一片死灰的颜色,像条死透了的鱼。此番昆仑损失惨重,乃是开派以来从为出现过地事情,掌门被魔道高手擒杀,元神又被拘走,派中四个道行高深的师兄肉身被毁,还有数个师弟被煞气侵入体内,受了重伤。失去战斗能力。

    所留一干老道中脸色悲愤,正要冲进仙府,不管怎么样,先救出乾机老道的元神再做打算,辈分最大的乾广连忙喝止,厉声道:“诸位师弟,你们是要去送死吗?里面危险重重,且说仙府里面有什么厉害禁制,就是进去的几个魔道妖孽也不是我们所能对付得了的。几个师弟又受了重伤,谁来照顾,四位师兄也失去了肉身。谁来照顾他们的元神,我昆仑今天是吃了大亏,诸位师兄弟损失惨重,中土蜀山剑派虎视耽耽,要是我们还伤了元气,那昆仑的千年基业要毁于一旦!”

    众老道冷静下来,心中的想法也是一般无二,其中一个叫乾智的老道突然说道:“那掌门师兄地元神怎么办?”

    乾广冷声道:“我一人留下,同无真师太进入仙府,伺机斩杀那妖孽,夺回掌门元神,你们照顾受伤的师兄弟,立马转回昆仑,以免蜀山剑派上门寻事,还有,顺便去玉虚宫原始殿拜见师伯,请他老人家来主持大局。”

    乾智一干老道听见乾广地提议,纷纷议论,竟然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赞成乾广老道的做法的,另一派是以乾智为首,反对乾广的计划。

    “乾广师兄道行高深,此次我们昆仑全体出动,派内空虚,师兄正好回山主持大局,以免被别有用心的门派有机可乘,营救掌门元神一事,就由为弟代劳,为弟虽然功力不如师兄,却也相差不远,无真师太佛法无边,有师太帮忙,那妖孽定然难逃公道,还是我昆仑的千年基业要紧。”乾智老道也冷冷说道,对无真老尼大拍马屁,看来两位师兄弟的关系不大融洽。

    无真老尼正收了蓝神老祖地哭丧棒于二十四口天恶蓝刀,虽然一干妖怪当着自己的面抢夺了乾机老道的元神,失了面子,却还是有些欢喜的,反正不是损失自己的弟子,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有听见一干老道争吵,觉得好笑,对于乾智老道的马屁,无真老尼心中也是颇为受用,当下看着乾智老道觉得顺眼了许多,口喧了一句佛号道:“这次乾机道友出事,贫尼也有几分责任,营救乾机道友元神一事,当然是义不容辞,我看中土道门也正值多事之秋,乾广道友法力差,正好回山主持大局,次地有贫尼在,救出乾机老道元神之事甚是简单。”

    乾广听见无真老尼只之言顿时大大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想到拍拍无真老尼的马屁,心里暗暗咒骂乾智老道的无耻,自己本来打算让一干老道回山,自己进入仙府,有无真老尼的帮忙,摸得几件宝物想必不成问题,尤其是这仙府这等浩大,其中所藏地宝贝想必都不是凡品,要是自己还能得到什么仙丹什么的,那实力可是飞跃,当上掌门都没有问题,乾机老道元神被魔道中人抓走,乾广却是知道八成是没有活路了,一干老道商量营救也只不过是尽一尽义务罢了。

    现在无真老尼听了乾智的马屁,居然要乾智老道留下干这份美差,乾广老道怎么能不沮丧,连忙分辨:“无真师太有所知,营救掌门一事重大,我师弟虽然道行深湛,却和贫道还有一丝地差距,现在一干妖孽皆都进入仙府,里面危险重重,多一分实力也是好的,中土道门一事虽然紧急,不过想那蜀山剑派也不会明目张胆的上门挑衅,师弟去主持大局。却是正好。”

    哪里知道这么一分辨,越发引起了无真老尼地反感,当下无真老尼冷下脸来道:“乾广道友,贫尼久居南海。一身斩妖除魔,这仙府里面妖孽虽多,但贫尼却也能够游刃有余,救出乾机道友的元神不成问题,乾广道友莫非还怀疑贫尼的能力不成?这样,贫尼几个门人虽然资质不行,一直为能修得正果,却也都是返虚修士,去相助于你,想必那个什么蜀山剑派也是奈何不得!”语气之中以有几分不悦。

    见自己的话语引起了无真老尼地反感。乾广老道心中连连叫苦,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敢得罪无真老尼,只得作罢,几个无真老尼的弟子和一群老道带起受伤的师兄弟飞遁而走,临走之时乾广老道心里把无真老尼和乾智老道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次便宜乾智那王八蛋了,居然在这个时候阴我一脚,无真老贼尼,贫道有朝一日定然叫你不得好死。哼!贫道回山以后就请师伯出来,讨得欢心,就算是你乾智在仙府之中得到了法宝实力大增,要当掌门,也要看看师伯的意思。只是师伯在那玉虚宫中闭关了几百年,我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位师伯,却从来没有见过,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惜啊。除了掌门谁都不能进入那原始殿中。”乾广老道隐隐的嘀咕之声细不可闻,渐渐远处,谁都没有听清楚他嘟哝的什么。“轩辕法王。你是什么意思,身为前辈,还强抢晚辈的东西,快把那臭道士的元神给我,我大有用处!”温蓝新依旧是白衣飘飘,手持魔幡,却是有点心神不宁,对轩辕法王厉声怒喝。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失肉身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